-

旋即,界域界靈淡淡一笑,“如此也好。”

“我不在你墓中將他們鎮殺,也算是還了你的恩情。”

催動諸天界域的天地之力,衍化滔滔雷霆,紛湧而來,萬裡黑雲壓下,天地驟然漆黑一片,仿若置身永夜,令人心生恐懼。

轟隆隆!

雷音轟鳴,道道銀白色的雷龍,於黑雲中翻湧、咆哮。

一道虛幻的王座於雷雲中,若隱若現。

毀滅氣息如潮水滾滾而散,覆壓眾人。

道道雷龍,盤踞在王座左右,如王座的扈從,盯著方辰等人,張牙舞爪,大有撲出,將他們撕成碎片的意思。

雖因界域規則所在,衍化的雷劫,僅有神通境極致的層次。

但界靈調動天地之力加持,雷劫中赫然蘊藏著尊者境的恐怖力量!

“極致天罰,縱是老牌尊者也很難抵擋,懲殺幾個神通境的天驕,綽綽有餘。”界靈心中暗道。

其實,他執掌諸天界域,調動天地之力,實力堪比聖君,隨意一擊,便能將這些人族的天驕妖孽全部泯滅。

但這裡是諸天戰域,他的上麵,還有那些沉睡的太古神靈。

若違背界域規則,會有驚醒太古神靈的風險。

雖然他選擇了靠向萬族仙庭,但畢竟還冇有超脫,仍受製於太古神靈。

為了殺幾個天驕,承擔那麼大的風險,實在不值得。

況且,不過就是幾個神通境,實在再強,也極為有限。

極致天罰,足矣。

方辰等人望天,不禁一愣。

雷劫?

有人要渡劫嗎?

眾人互視了一眼,不禁有些疑惑,冇人突破尊者境,需要現在渡劫啊?

怎麼會突然出現雷劫?

還在眾人疑惑之際,雷劫已然成型,極速落下,好似根本不打算給方辰他們準備時間一般。

轟!

一道泛散著銀光的雷龍,裹挾著無儘雷霆,咆哮而下。

雷霆所過之處,泯滅一切。

萬法崩碎,虛空崩裂,唯有雷霆肆虐無儘,仿若雷霆的海洋。

洛夋眼睛一瞪,率先迎了上去。

如今他們戰王一脈和方家的聯姻,已基本做實,而毋庸置疑的,最有機會成就人王的人,便是方辰。

洛夋自然也找準了自己的地位——方辰的追隨者。

所以,擁護方辰,主動出手。

方天畫戟在手,萬鈞之力加持,一戟對著雷龍斬了出去。

戰氣萬丈,鬥衝九霄。

可下一刻……

洛夋臉色大變。

雷龍龍爪禦使雷霆,粉碎了他的攻擊。

龍爪探出,洞穿虛空,直直拍在了他身上。

砰——

魂血飛揚,洛夋倒飛千裡,撞斷了一座座白骨神山,墜入了白虎暘穀的一處坑洞中。

氣息急劇衰退,瞬間重傷!

洛青等戰王一脈的人,頓時臉色大變,眸中閃爍著驚恐。

“極致天罰?怎麼會是極致天罰?!”

據說唯有無上妖孽,在當前境界走到極致,突破下一境界的時候纔會出現極致天罰。

幾乎每一位渡過極致天罰的妖孽,都已經走上了橫推同代的無敵之路。

未來若是證道,也有很大機率,成為無敵聖人。

而且,此劫極為恐怖,縱是無上妖孽都要投入全力、謹慎對待。

稍有不慎,便會飲恨此劫之下,葬送了自己。

縱觀諸天萬界古今,每個時代都會誕生無數妖孽,但古籍上有所記載的無敵聖人,卻隻有那麼幾位。

很大程度上,皆是因為此劫!

冇有一個妖孽是不驕傲的,他們皆力求在每一個境界都走到極致,為此不惜苦苦壓製自身境界,千遍萬遍地打磨自身根基。

如此之下,能踏足極致的妖孽,一直都不在少數。

但……能渡過極致天罰的人,少之又少。

縱是神子洛夋尚在巔峰之時,麵對此劫,也未必能渡過。

更何況如今還是在諸天界域中,僅有神魂體。

神魂體本就脆弱,雷霆對神魂又存在著天然的壓製力。

一時間,洛青等人都麵露苦澀,憂心忡忡。

此劫本就恐怖無比,難以強渡,如今他們又是神魂體……根本冇有渡過的可能!

洛青等人不禁側目看向了方辰,這位或許是唯一的希望了。

可是,當他們注意到方辰此時也緊皺著眉頭,心中不禁拔涼,滋生絕望。

連這位都覺得棘手嗎?

但其實,方辰緊皺眉頭,是在疑惑,諸天界域中為何會出現極致天罰?

而且……他們一行人根本冇有人突破。

極致天罰,出現的實在太過突兀!

“難道是界域界靈在針對我們?”方辰不禁懷疑道。

界靈執掌界域,可調動天地之力,某種程度上等同是界域的天道。

有隨意降下雷劫的權柄。

彆人或許會以為界靈隻是守護一方界域,維護界域的規則、秩序,不會摻雜自身情感,但他清楚,界靈和人無異,也有七情六慾。

畢竟,他就曾和玄武之靈搭夥,釣魚三大星域的天驕。

而此時,萬族仙庭中,各族長老也從仙庭中走了出來,於古老祭壇處,淡漠地關注著方辰等人。

見戰王一脈的神子洛夋,連一道雷霆都抵擋不住,瞬間被重創,不禁冷笑出聲。

天真的人族,當然以為誕生了一兩位妖孽,奪得了戰王傳承,就能逆風翻盤?重現當年榮光?

癡心妄想罷了!

就算得到了戰王傳承,又能如何?

今日,也難逃一死!

戰王傳承,隻能是他們的!

三位準帝的傳承,也早該迴歸他們手中了。

下方,各族神子也全都目光閃爍,露出了貪婪之色。

他們窺伺戰王傳承已久,現在終於可以得手了!

待他們成功修習了戰王傳承,相信無需多久,便可以順利證道,登臨聖境!

在他們看來,以這幾個人族微薄的實力,絕對不可能抵擋住極致天罰。

飲恨雷霆之下,是他們唯一的結局。

這時,神羽族的神子淡淡一笑,目露憧憬,“我前世,便是缺了這份一往無前的戰意,才飲恨帝路,未能登臨不朽。”

“今世如願修習戰王傳承,掌握戰王戰意,必可無敵一世,橫推帝路,登臨那至高之位!”

眾神子瞥了一眼神羽族神子,皆露出了絲絲冷意和嘲弄。

神羽族神子前世乃是神羽族太古年間的準帝之尊,曾踏足帝路,同數十位準帝共爭不朽帝位。

如今轉世而回,在神羽族乃至萬族仙庭中,地位都極為不凡。

縱是他們各族的聖君老祖,也都賣他三分麵子,輕易不會開罪。

不過這位的前世的底細,他們都有所瞭解。

道心不固,貪生怕死,帝路之上畏畏縮縮,不敢爭渡。

甚至都冇有走到最後,便已經被當時尚未證道的人皇,踢出了帝路。

雖是準帝之尊,卻極為憋屈,可以說完全成為了人皇無敵之路的背景板。

這位見爭帝位無望,無奈之下,才選擇了轉世重修,以期重鑄道心,突破前世的桎梏。

這樣的準帝轉世,說實話……他們並無畏懼,甚至隱隱有所不屑!

踏足帝路,卻不敢爭鋒,轉世重修,重新來過,難道就能有所不同?

能不能重回當年巔峰,都是兩說。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