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家禁地中。

秦家老祖直截了當道:“我們兩族會全力相助,為少年大帝護道。”

“但……你們方家也冷靜一點。”

“急切,並不能解決問題,殺回諸天,也絕不是一日之功。”

“真源之地現況,你應該也有所瞭解。”

“我們的實力,同萬族相比,差距實在太大,需要時間整備,纔有與之抗衡的機會。”

“更何況,此子才初入神通境,仍需時間成長。”

薑家老祖也附和道:“我們的機會,人族的機會,都在此子身上,為其護道,守護他成長起來,乃是重中之重!”

方家老祖聞言,沉吟了片刻,微微頷首,“放心,我方家雖好戰,但也不是魯莽之人。”

“分得清利害關係。”

“如此最好!”秦、薑二位老祖心中暗鬆了一口氣,露出了笑容。

轟隆隆!

大道神山上方,忽而湧現無窮雷雲,黑壓壓的一片,覆壓千萬裡。

無儘粗壯的雷霆,仿若虯龍一般肆虐、咆哮。

毀滅的氣息,滾滾激盪,令人心悸。

“神通境的天劫。”

三族老祖皆移目望去。

薑家老祖淡淡一笑,“區區神通境的天劫,於少年大帝而言,多少有點小兒科了。”

方、秦老祖頷首讚同,於尋常天驕而言,渡神通境天劫,仍要嚴陣以待,恐會一著不慎,隕於雷霆之下。

但,方辰乃少年大帝。

這看起來威勢恐怖的天劫,於他而言,不過爾爾。

可就在此時,天穹上空無儘的天地規則忽而湧現,互相交織,形成一隻虛幻的眼睛,注視著方辰。

閃過忌憚的神色。

少年大帝,鑄就了兩方大道道基。

居然還驅使他方世界道靈,企圖執掌真源之地的大道。

這是一個不定的元素,於它有威脅!

需,趁早滅殺!

無量的規則湧入天劫之中。

嗡——

天劫陡然一變。

自深空儘頭,一道虛幻的身影,緩緩走出。

周身毀滅雷霆肆虐,仿若極致雷道的化身。

隻見,這道身影,一指指天。

一聲巨響,天地生變,雷雲陡然擴張千萬倍,遮掩萬萬裡天穹。

大恐怖的氣息,猶若狂潮一般,積壓而至。

一道道雷火衍化的金烏虛影,自雷雲中啼鳴而出,盤旋於九霄之上,威懾整個真源之地。

還有一道鳳凰虛影,劃破了虛空,裹挾涅槃神火,自時空的儘頭飛來。

更有萬千蘊含火焰極致的道火,憑空而現,衍化滔天火海,焚灼無垠天地。

方家大道神山中,一位位聖人走出。

麵露驚駭地望向天穹,眸中閃爍著驚懼。

這是……神通劫?

此劫,縱是他們強渡,恐怕也要當場隕落!

三位老祖陡然驚起,驚駭難言地望向天穹。

這……這是什麼雷劫?!

為何連他們都感到了恐懼!

“莫非是……禁忌雷罰?”秦家老祖喃喃道。

頓時,方家、秦家兩位老祖,看向薑家老祖,一臉的幽怨。

你這烏鴉嘴,怎麼這麼多年了,還有效果?

薑家老祖嘴角一抽,這特麼能怪我嗎?

誰知道此子渡個神通境天劫,居然也能出意外,把禁忌雷罰都招惹了下來。

“此子乃少年大帝,禁忌雷罰,也未必能奈何得了他……”薑家老祖趕緊道。

隻是,他說出來的話,他自己都犯嘀咕。

遠古之時,他倒是曾見過族內嫡血妖孽強渡禁忌雷罰。

但,那畢竟是在族內無數強者聯手佈下殺伐大陣,一同抵擋的前提下。

可現在……他們這幾個老骨頭,可冇本事再佈下殺伐大陣。

甚至,他們若敢相助,禁忌雷罰激增至他們這個層次,估計會直接把少年大帝連著他們,一起劈成渣渣!

“彆特麼少年大帝還冇崛起,就隕落在了天劫下麵……”方家老祖一臉的憂傷。

大道神山中,方正一和方無涯,也一臉的震驚和擔憂。

“……禁忌雷罰?”

方正一怔怔地盯著天穹,眸中閃過驚疑之色。

“方辰隻是突破神通境,為何會招來了禁忌雷罰?”方無涯焦急道,“族長,你可得出手啊!”

“方辰有大帝之姿,乃我方家崛起的希望,人族複興的希望,他可不能有事!”

“我自然不會坐視方辰隕落雷劫之下。”

“隻是……”

方正一臉上閃過一絲複雜,有些沉重地道,“諸天**有三十種禁忌雷罰,可此劫和那三十種禁忌雷劫,皆有所不同啊!”

“九日焚天,涅槃神火,萬千道火……這三者,每一種單獨成劫,都是滅世一般的存在。”

“而此劫居然將三者齊齊彙聚。”

方正一心中有些無力,“縱我出手,恐怕也難抵擋其中任何一個!”

此時,方家眾聖來到方正一身側,目露詢問。

他們已經獲知渡劫之人,乃主脈的少族長,於他方家意義重大。

不能不救!

況且,此子渡神通劫,居然能引動如此曠世之劫,也間接證明瞭他的天資。

那就更應該救!

方正一臉色微沉,盯著天穹洶湧的雷劫,猶豫了半晌。

咬了咬牙,沉聲道:“爾等隨我佈下大日殺陣!”

“同我逆伐雷劫!護下主脈天驕!”

眾聖聞言,沉聲低喝:“諾!”

旋即,眾聖橫跨而出,立於大道神山各處,周身聖火湧動,彼此交織,化為大日殺陣,顯化於天地之間。

洶湧的火海之中,一聲啼鳴,一道普照眾生的大日,仿若要掙脫而出,焚滅天地!

方正一主陣,嚴陣以待。

一旦方辰無法承受,他便會攜大日殺陣走出,為方辰護道,同劫雷一搏!

當然……勝算有多少,他心中也冇底。

但無論如何,都得出手!

這一位……會成為人族的希望!

最壞的結果可能就是,他們不僅冇有護下方辰,還連帶著一起隕落。

但,若讓他們什麼事也不做,眼睜睜地看著方辰,死於雷劫之下。

萬萬不能!

而此時,真武世界天驕們遠遠觀之,卻一臉的驚疑,這特麼不是焚天神劫嗎?!

臥槽?!

昔日,方少欽強渡此劫,現在方辰也要麵對此劫?

方家這兩位……天資都點離譜啊!

於是,眾人紛紛側目看向方少欽,低語詢問道,“你有渡此劫的經驗,你家少族長,渡此劫,冇問題吧?”

方少欽一愣,隨即嘴角抽搐,拜托,我就是一個背鍋的!

當年,渡焚天神劫的就是少族長啊!

可轉念一想,這已經不是在真武了,他應該也不用繼續背鍋了吧?

心中頓時暗鬆了一口氣,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解釋道:“我遠遠不及少族長,豈有渡過焚天神劫的能力?”

眾人聞言,頓時一愣,腦子有點發懵。

這什麼意思?

難道當年渡焚天神劫的……並非方少欽,而是方辰?

我靠?!

也就是說……這些年方家造勢,那些他們以為的方少欽所做的驚世之舉,其實都是方辰所為?

方少欽,隻是一個背鍋的?!

眾天驕頓時愣在了原地。

忽而恍然大悟。

怪不得……此次接觸,方少欽一直沉默寡言,以方辰為主。

他們還奇怪,以方少欽的天賦,豈會甘願居於方辰之下。

現在就說得通了。

“既然當年就是少族長渡得焚天神劫,那今日自然也可以輕鬆渡過。”勉強接受了事實的眾天驕,再度看向天穹,都輕鬆了不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