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實上,遠古動盪之際,敖太虛和敖太陰預感龍恐有大危機,甚至曾不惜觸犯族規,將真龍秘境,翻了一個遍,但依舊冇有尋到祖龍傳承。

以致於他們甚至懷疑,祖龍的傳承,或許早就隨著祖龍的消失,而遺失了。

卻冇想到……他麼的居然就在這高台之下!

此處高台,祖龍在世時,時常在此休憩,但畢竟隻是一處高台,並無特異之處。

高台之上的青銅古棺,纔是他真龍一族的至寶。

而青銅古棺,他們曾翻了不下百遍!

可誰能想到祖龍不將他的傳承放在青銅古棺中,而是放在青銅古館外的高台下,這麼一個平平無奇的地方。

真,把燈下黑玩到了極致!

“老祖宗哎,不帶你這麼玩人的!”敖太虛苦笑不已。

片刻後。

嗡——

璀璨的霞光,如溪流汩汩湧出。

一件披散著神輝的龍角,緩緩飛出,懸浮在天地之間。

古老的金輝,激射四方天地,鋪散整個洞天。

不朽的氣息,浩瀚無量,仿若時空不壞的存在,高坐時空彼端,俯瞰著今世。

“祖龍角!”

敖太虛眼睛一瞪,驚呼不已。

“祖龍居然將他的本命至寶,留了下來!”

祖龍角,祖龍的本命至寶,據說乃是一件強大至極的帝器!

遠古之前,人族執掌諸天的時候,祖龍作為仙庭四方鎮守使的神使,曾手持祖龍角,深入星空的儘頭,屠戮一方不敬人族仙庭的先天神祇!

彼時,祖龍執掌祖龍角,縱是神魔見之,亦要俯首恭迎。

“若是我族早日尋得祖龍的傳承,取出祖龍角……遠古那一戰,或許就不會敗了。”敖太虛搖了搖頭,略有悔意的一歎。

“哎,時也,命也。”

“隻是……”

敖太虛陡然扭頭看向方辰,眸中滿是驚疑,這小子讓金龍跳下去,難道早就知道高台下有祖龍的傳承?

此時,方辰見金龍跳崖,真的出了機緣,正驚喜呢。

氣運之子,果然受天眷顧!

猜測得到驗證,方辰暗自點頭,一臉瞭然之色。

敖太虛見此,瞳孔一縮。

我靠!

這小子真的事先就知道!

頓時驚為天人。

連祖龍的傳承,這麼隱秘的事,他都知道……也太特麼邪乎了吧!

人族天驕們看向方辰,也一臉地崇拜。

怪不得少族長讓金龍跳崖,原來是有預料,要賜金龍一場造化。

果然,這纔是他們奉為神明的少族長。

每一個舉動,都飽含深意,信手之間,便有神蹟!

此時,隻見祖龍角彌散這深邃的熠熠金輝,不朽的古老傳承,如靈泉一般,汩汩湧入金龍體內,為他傳授著祖龍的畢生傳承。

一幅幅驚世的異象,隨之浮現。

赫然是祖龍馳騁諸天,戰天鬥地,滅殺神魔的戰鬥影像!

方辰凝神觀戰,心中一喜,祖龍所使用的殺伐之術,正是真龍寶術。

“叮!悟性天賦和修煉天賦觀祖龍戰鬥,得到海量感悟,初步參悟真龍寶術。”

“真龍第一式龍吟,正式入門,並且快速推進。”

“精通……小成……大成……圓滿!”

如汪洋一般浩瀚的感悟,湧入心神之中。

方辰周身自然彌散出璀璨的光輝,一縷淡薄的不朽氣息,彌散開來。

真龍的桀驁威勢,也隨之盪漾。

一聲龍吟,憑空乍響。

“吼!!!”

方辰有感,自然而然地低吼出聲。

桀驁的龍吟,仿若有睥睨諸天之勢,覆壓天地。

整個洞天隨之顫動,好似難承這恐怖的龍吟!

人族天驕皆臉色钜變,下意識地捂住耳朵,麵露痛苦。

神魂體更是止不住地顫抖,隱隱更是崩出了道道裂痕。

就連武道之祖敖太虛,此時也一陣顫動,好似無法承受這道龍吟,隨時會崩潰一般。

敖太虛麵露駭然,心中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久久無法平息。

怔怔地盯著方辰,眸中閃過驚駭,乃至……驚悚!

他居然真的練成了真龍寶術!

而且,還是在這麼短時間內,將第一式龍吟,修煉至了圓滿!

最關鍵的是……此子以非龍族之軀,施展龍吟,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要知道,他如今雖隻剩一道殘魂,但他巔峰之時,畢竟是聖君級彆的存在。

哪怕隻是殘魂,那也是聖君之魂。

此時居然無法承受方辰的一道龍吟……

遠古之時,他龍族也有幾位天驕,成功修習了龍吟。

可是,遠遠冇有方辰施展的這般恐怖,以半步化道撼動聖君之魂。

“或許……唯有祖龍親自施展此式龍吟,纔能有同方辰這般的恐怖威力。”敖太虛心有猜測。

而此時,方辰掌握龍吟,一聲龍吟,天地震顫,他收穫了無與倫比的感悟反饋。

以致於他壓製已久的境界,再度激增!

已經,無法壓製。

嗡——

周身激射出璀璨的霞光,仙蘊規則如錦花相簇。

一道道驚世異象,紛呈天地。

化道!

水滿將溢,他現在必須突破化道了。

方辰有些無奈,他還不想這麼早突破,畢竟他還想再打磨打磨肉身,讓肉身也打破入玄極致。

“罷了,機緣所至,突破就突破吧。”

“一味強求極致的圓滿,反倒有悖於道法自然。”

旋即,取出天梯,將在密室中的肉身,召喚了過來。

神魂歸於肉身,方辰盤膝而坐,開始突破!

敖太虛見此一幕,更懵逼了。

肉身?

方辰哪來的肉身?

真龍秘境自有規則,對肉身有強烈的排斥,除卻他們龍族,其他生靈都隻能以神魂體進入。

方辰是怎麼把肉身召喚進來的?

等等……

敖太虛注目於方辰身側的天梯,下意識地探出神念感知。

轟!

淩駕諸天的浩瀚威勢,如怒浪撲來。

神念被拍了回來,敖太虛身受反噬,連連退後,殘魂更是一陣動盪,氣息久久紊亂。

敖太虛麻了。

若非這神物知道他冇有惡意,隻是輕輕驅逐了他的神念,而非動怒發動神威。

不然……他恐怕要就地隕落!

“為何這神物,給我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敖太虛呢喃自語。

旋即,問向世界之靈。

世界之靈沉默。

或者說……震撼失言!

久久之後,才堪堪穩定了心神,艱難地開口,“這是……天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