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敖太虛訕訕一笑,“他從輪迴中甦醒,宛若新生,此時自然像幼兒一般,靈慧未全。”

“放心,有真龍一族的氣運加持,他的成長會非常迅速。”

或是在迴應敖太虛,金龍掙紮著起身,再度禦空,此次直直飛起,仿若有世間極速,幻作一道金芒,劃破了虛空。

方辰一愣,這學習速度……確實夠快!

方纔還顫顫巍巍,如今已經可以禦空飛行,擁有世間極速。

不愧是真龍一族的天驕,天賦著實不凡,遠超世間絕大多數天驕妖孽。

要知道,金龍如今尚未修煉,還冇有修為在身。

若是待金龍修行,步入化道之境,他那恐怖的速度,恐怕會讓無數妖孽望塵莫及。

金龍似乎很享受禦空飛行的感覺,於天地之間,雀躍地盤旋,不知疲倦。

可是……不過數個呼吸,“啪嗒”又墜落在地。

肉身所散發的金輝,也隨之黯淡了很多,精氣神也有些萎靡。

“天驕新生,體力不足,體內能量也極為稀薄,現在應該是消耗完了能量,累到了。”敖太虛連忙解釋道。

他們全力押注方辰,押注人族,生怕方辰見他族天驕這樣,會心生不喜,直接不契約了。

想了想,敖太虛趕緊繼續介紹金龍的神異,以期改變方辰對金龍的初印象。

“他承載有我真龍一族的全部氣運,身負真龍一族的全部傳承,他的潛力,遠超尋常神裔和帝子。他的天賦甚至可以比肩大帝轉世。”

“最重要的是,你同他契約,可以享受我真龍一族的氣運福澤。福運綿長。”

“我知道,你承載有人族氣運,但畢竟不是全部。”

“所以金龍相伴你左右,於你而言,隻有好處,冇有壞處。”

“敖太陰已經將真龍寶術傳授於你,你應該清楚此術的修習難度,金龍伴你左右,也可以助你修習真龍寶術。”

方辰略有詫異地看了一眼敖太虛,有些哭笑不得。

怎麼感覺敖太虛像是在搞推銷,生怕我不帶走金龍似的?

再度移目看向金龍。

此時的金龍好似脫力了,趴在地上,沮喪地掙紮著。

方辰神眸微閃,眸中金炎跳動,仔細觀察金龍,透過金龍那神秘氣機,確實看到了恢宏的金色氣運。

仿若汪洋,無邊無際,比之他的氣運,體量上還要龐大幾分。

當然,質量上,卻是不如他渾厚。

畢竟……真龍一族基本已經覆滅,金龍恐怕是這諸天中,僅剩的一隻擁有純粹血脈的真龍。

“承載整個龍族的氣運,果然恐怖,我若非吞噬了一些諸天戰地的本源,氣運上恐怕也不及他。”

或是感知到了方辰的注視,金龍抬頭迎上了方辰。

因方辰那一滴精血,兩人已經簽訂了平等契約。

方辰於金龍,就好似血脈相近的親人,自然流露出親近依賴之意。

輕吟了兩聲,像是在呼喚著方辰。

見此一幕,方辰心頭也柔軟了幾分。

此時的金龍,還是一個孩子,而天真爛漫的孩子,最惹人喜愛,方辰自然也不例外。

更何況,金龍的甦醒,還有他的精血作用。

金龍,也算是和他流淌著相同血脈的親人。

說是父子,不太合適,但某種程度上說,也確實就是父子。

“等等……金龍氣運如此恢宏,承載龍族的全部氣運,豈不是說,他就是龍族的氣運之子?”

方辰眼睛微亮,所有所思地嘀咕道。

“氣運之子,跳崖得寶物,拍賣會必撿漏,劫後必有大機緣,女神都愛慕……”

“是不是可以驗證一下,氣運之子是不是真的如此受天眷顧?”

方辰摸了摸下巴,心裡有些小衝動,想要驗證一番。

他雖然也氣運恢宏,仿若承載一方大界,在外人看來,妥妥氣運之子。

但他清楚,他和天定的氣運之子,有著本質的區彆。

氣運之子乃天定,受天眷顧,而他隻是氣運恢宏,並冇有氣運之子的特殊命格。

單論氣運,他甚至要遠超氣運之子,但福澤、運氣方麵,他並冇有氣運之子的那種特殊性。

比如,氣運之子出門撿寶物,這種情況,他就從未經曆過。

“嘗試一下,反正真龍一族皮糙肉厚,摔一下也無妨。”

方辰嘀咕道。

旋即,方辰看著金龍,拍了拍手,“來,跳下來,爸爸抱。”

“???”

敖太虛聞言,心中一驚,陡然扭頭看向方辰,一臉茫然。

跳下來?

爸爸抱?

這都什麼玩意?

金龍眼睛一亮,像是活潑的孩子,扭動著身軀,一步步向方辰跑去。

但是,金龍身在高台之上,巍峨高聳,仿若通天。

他一步跨出,直接……轟!

如流星墜落,自高台墜下。

四爪來回撲騰,想要禦空,但能量早都消耗殆儘,根本飛不起來。

咻——

直直墜地。

“……”

敖太虛麻了。

敖太陰麻了。

世界之靈也麻了。

全都陷入了長久的沉思。

將金龍交給他,將龍族的希望寄予此子……會不會是個錯誤?

臥槽!

上來讓金龍跳樓,這特麼誰頂得住啊!

彆特麼萬族仙庭的強者還冇狙殺金龍,他先折這小子手裡了!

人族天驕們也懵逼了。

甚至有點悚然。

少族長,你可悠著點!

這是真龍幼崽,你直接當著龍族先靈的麵,讓他跳樓,這特麼龍族先靈不得跟你急啊?

操作這麼騷,小心閃了腰……

若是惹怒了他們,我們怕不是就走不掉了!

想玩弄真龍……回家再玩,不好嘛?

可就在此時。

高台之下,金龍墜落的地方,忽而激射出一道蒼茫的金光。

一股古老而又浩瀚的龍威,如潮水滾滾彌散,覆蓋整個洞天。

仿若自時空彼端而至,令人心悸。

更有一聲至高無上的桀驁龍吟,如洪鐘頓響,似無上道音,蘊含無窮的玄奧,悠揚迴盪。

不朽的氣機,衍化無窮儘的玄妙規則,如醍醐灌頂,傾瀉入金龍體內。

金龍肉身在肉眼可見地增強。

氣息也愈加深邃、強悍!

早已埋葬的真龍一族的老祖英靈,破土而出,紛紛被牽引,湧入其中。

化為精純的能量,為金龍鑄就絕世根基。

“這是……祖龍的氣息?!”

敖太虛眼睛一瞪,駭然失聲。

“這是祖龍留下的傳承?!”

“臥槽!怎麼會在這!!”

敖太虛懵逼了。

敖太陰和世界之靈,也都懵逼了。

遠古之前,人族仙庭頂級強者一夜之間,全部消失。與之一同消失的,還有他真龍一族的祖龍。

隻不過,祖龍或是預感到了那一幕,事先留下了畢生傳承。

並叮囑道,龍族若有天驕成功修習真龍寶術的前三式,便可接受他的傳承,成為下任龍族族長。

而,自祖龍消失之後,他們龍族中,也確實有幾位強大天驕,成功修習真龍寶術前三式。

可是……他們找不到祖龍的傳承在哪!

祖龍未曾言明傳承所在,他們自然也無從尋找。

為此,他們曾抱憾良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