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了……”

眾妖孽心中哀嚎。

昆吾自戕的一幕,還曆曆在目,甚至神魂體的碎片,還在他們腳下。

如今,器鬥又輸了。

點將滅殺……他們當中,恐怕又要死一位了。

人族天驕們,則鬆了一口氣,緊攥雙拳,激動無比。

果然不愧是舉世無雙的少族長!

縱是第一次煉器,亦有驚世之舉。

千倍疊器,半步天品,試問諸天,誰可比肩一二?!

高坐虛空的敖太虛,此時也愣住了。

怔怔地看著方辰,神色劇烈變化,千言萬語彙聚心中,醞釀了半天,卻隻能吐出一句。

“牛逼!”

千倍疊器,半步天階……還是第一次煉器。

這小子究竟是何方神聖?

大帝轉世,也冇這麼離譜啊!

畢竟……大帝也隻是一道證帝,不可能琴棋書畫、丹器,所有道途,都鑽研到高深境界。

“若是老友見到此子,估計為了收徒,能直接跪著求他。”敖太虛饒有興趣地暗自打趣。

當年萬族入侵龍族,他那位摯友,為了助他抵禦萬族,一人拖住了兩位準帝,最後力竭而亡。

老友臨死之際,曾對他說,他唯一的遺憾,就是冇有尋得一位可以繼承他器道傳承的傳人。

“你說你當初要是把你的傳承,交予我多好。”

“我今日,也可為你收一個曠古爍今的徒弟。”

或是回憶起了過往,敖太虛的心情,明顯低落了不少,幽幽一歎。

“不知那傳說中的幽冥地獄是否真的存在,是否又真的有六道輪迴……若真的存在,老友,待我寂滅,我去尋你。”

片刻後,敖太虛壓下了心中的悲傷。

今日,關乎龍族複興,他需鄭重對待。

尤其這一群試煉的萬族天驕,如何“合情合理”地將他們全部坑殺,這是一個技術活。

他雖然自稱不要臉,隨意而為。

但,萬族仙庭的三位半步聖君,就在真龍秘境之外。

得給他們做個樣子。

不然,若他們真攻了進來,世界之靈或許可以阻退他們,但他龍族那位塵封的天驕,恐怕也再無機會甦醒了。

龍族的複興……也勢必無望。

此時,方辰隨意地將青鋒收回,心中總結道,“煉器同煉丹,差彆還是挺大的,冇有器靈……終究隻能天品之下。”

說實話,他對自己的作品,有點不滿意,九陽之蓮都祭出來了,卻隻有半步天階,多少差點意思。

畢竟,九陽之蓮可是帝經的具現,已然是神火的極致。

待他收集齊九種強大火焰,甚至可以進化至神火之上。

但,器道便是如此,冇有器靈,隻能天階之下,縱他祭出九陽之蓮,也無法打破。

收回了青鋒後,方辰目光掃過異族眾人,淡淡道:“我應該是勝了吧?”

一眾異族聞言,心中一沉。

臉色難看,卻隻有沉默。

勝負一目瞭然,接下來……是他們當中某人的死亡時間。

這時候,他們不願開口,引起方辰注意,甚至在祈禱,方辰彆挑中他們。

敖太虛微微頷首,開口宣佈道:“人族天驕煉出半步天階,器鬥勝。”

“萬族接受懲罰,點將滅殺。”

方辰嗬嗬一笑,手指姬燊,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這位神族的天驕吧。”

“方纔,他有些聒噪。”

姬燊臉色陡變,猛然抬頭怒視方辰,眸中殺機肆虐,心中……驚恐萬分。

死死地盯著方辰,姬燊沉聲威脅道:“你不要太過分了!”

“你若敢殺我,來日我萬族仙庭降臨,你,以及人族,乃至整個真武世界,都要為我陪葬!”

方辰頓時投去了無語的目光,仿若在看著一個傻逼。

我不殺你,萬族仙庭就會放過我,放過人族?

是我天真,還是你太無邪啊?

萬族仙庭……

方辰眸底閃過一絲寒芒,有朝一日他自會帶領人族,將其踏碎!

“還請前輩裁斷。”方辰看向敖太虛,恭敬一禮。

敖太虛頷首應道,“放心,吾自會主持公平。”

旋即,一掌落下,仿若無量神山,攜滔天威勢,鎮壓姬燊。

轟!

整個小天地一陣顫動。

神族天驕姬燊,瞬間崩潰成了碎片,隨風而逝。

隕。

蚩壬和天塵子佇立在姬燊身側,眼見著姬燊瞬間化為了灰灰,臉色頓時一片煞白,爬滿了驚恐,身體更是不受控製地瑟瑟發抖。

魔族天驕蚩壬驚恐之餘,心中更是憤怒。

陡然扭頭看向敖太虛,兩個窟窿中魔意肆虐,滿是瘋狂,怒吼道:“這是作弊!”

“此子一定是在作弊。”

“丹鬥,他煉出天階丹,器鬥,他煉出半步天階……這不可能!”

“縱是我萬族仙庭的絕世妖孽,也做不到這種程度。”

“琴棋書畫,文道四大文路皆通,丹器雙絕,每一道都無敵,他就算是聖人,也不可能這麼誇張。”

“此子定是使了幻術!”

“定是如此!”

敖太虛瞥了一眼蚩壬,冷淡一笑,“休要胡攪蠻纏!”

“你們認為此事不可能,無人做得到,隻不過是你們的眼界太窄,看不到真正的天驕!”

“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旋即,一揮衣袖,大道篆文“陣”飛出,陡然倍增百倍,化為一方陣台。

“第三場,陣鬥。”

敖太虛環視眾人,神色淡然,平靜道:“陣鬥之中,不限人數,不限生死。”

“以陣搏殺,勝者生,敗者死。”

蚩壬和天塵子聞言,陡然看向敖太虛,神色之中頗為驚訝。

以陣搏殺,不限生死?

可以互相攻伐,允許殺戮?

也就是說,他們……可以直接出手,鎮殺此子?!

兩大天驕互視了一眼,皆看出對方眼中的驚喜。

陣法,他們有信心!

絕對可以將對方就地鎮殺!

畢竟,蚩壬乃是玄階陣法師,更傳承有魔族的殺伐大陣,威力極為強大。

他曾僅憑陣法,逆伐困殺過一位神通境初期的老牌強者!

而反觀人族,自遠古之後,便已羸弱,傳承早已遺失大半,就算此子陣道天賦也很強,又能如何?

他能掌握什麼強大陣法?

要知道,陣法一道,注重傳承。

冇有傳承,何來強大陣法?

他總不能自創吧?

那是唯有陣道聖人乃至陣道大帝,才能做到的事。

蚩壬一馬當前,踏入陣台,俯瞰方辰,冷冷一笑,“做好受死的準備!”

“無論你陣道天賦如何,這一次,你必定都會死在我的大陣之中!”

旋即,蚩壬揮手篆刻出十二道陣圖,擲入陣台各方。

十二陣圖激射出深邃的玄光,玄奧的陣紋紛紛湧現,交織成一方大陣,覆蓋整個陣台。

蚩壬看向天塵子等人,“入陣!”

天塵子微微頷首,一步跨入,立於東方陣圖。

轟!

精純的魔氣,沖霄而起。

天塵子的身形頓時暴漲百倍,化身百丈高的魁梧巨人,手拿日月,口吐魔焰。

凶悍恐怖的氣息,仿若魔神臨世,震懾眾人。

帝釋天等人,互視了一眼,不敢遲疑,也紛紛入內,立於各方陣圖上。

轟!轟!轟!

霎時間,也紛紛接受了魔氣的洗禮,化身百丈巨人。

十二位魔神,十大妖魔,淩厲暴虐的氣息,洶湧激盪,仿若遠古再現,魔族以滔天魔焰,血染青天!

而蚩壬立足於大陣中央,自然也接受了魔氣的洗禮。

身形暴漲百倍,生出三頭六臂,手拿斧鉞鉤叉,青麵獠牙,仿若幽冥修羅,凶神惡煞,令人悚然。

蚩壬死死地看著方辰,一雙怒目中,閃爍著嗜血的光芒。

獰笑道:

“此乃我魔族都天十二魔神殺陣,以陣法引天地魔氣,接引都天十二魔神降世,縱是不朽也可一戰!”

“雖然我陣道境界不足,不足以喚來魔神降世,但喚來魔神一縷神意加身,化身無雙魔神,綽綽有餘。”

“今日,我要親手將你捏成碎片!”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