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姬燊強行壓下了自身傷勢,走了回來,阻止了眾人。

看向敖太虛,臉色陰沉地道,“望你能真的遵循規則,主持公平!”

敖太虛淡淡地瞥了一眼姬燊,眸中煞氣一閃而過,冷淡道:“你是在質疑吾龍族的驕傲?”

聞言,姬燊神情一滯,心頭怒火中燒。

但,還是強行忍耐了下來。

冷哼了一聲,轉而看向方辰,森然道:“我便讓此子再多活一會。”

“我倒要看看,他初次煉器,究竟能煉出什麼玩意!”

眾人互視了一眼,也忍耐了下來。

紛紛朝方辰投去了目光。

此時,方辰正在嘗試疊加器紋。

手法笨拙,動作緩慢,一眼看去就知道是一個菜鳥無疑。

天塵子輕鬆一笑,“這般生疏,能不能疊加器紋,成功煉出兵器,都是兩說。”

蚩壬也麵露鄙夷,隨之嘲諷,“縱他運氣好,成功了又如何?”

“黃階頂天了!”

“現在不過是在拖延時間,晚一點死罷了。”

而就在此時。

“叮!器道天賦成功參悟煉器之道。”

海量感悟湧入心神,方辰手法明顯熟練了起來,速度也快了不少。

打入一道道器紋。

神物液體逐漸凝形,赫然是一柄三尺青鋒。

淩厲的氣息,隨之彌散開來。

鋒銳無雙,令人心悸。

轉眼,已然疊了五十道器紋!

青鋒的品秩,達到了黃階巔峰。

“初次煉器,居然可以疊五十層器紋。”

姬燊眼眸一沉,心中起了波瀾,此子的器道天賦居然也這麼高。

“不過……”

姬燊嘴角揚起了一抹冷笑,“你畢竟是初次煉器,煉出黃階已是不易,想要勝過我,必不可能!”

但,方辰仍在繼續。

憑空捏出一道道器紋,飛入青鋒之中。

不僅絲毫冇有結束的意思,速度更是在肉眼可見地提升。

“七十道器紋了!”帝釋天臉色微變,心中冇由來地湧起了不安。

“八十……九十……”

“九十九了!”

眾人神情驟變,驚呼不已。

“這小子初次煉器,怎麼可能堅持疊加到九十九道器紋?!”千劫難以置通道。

“不!一百了!”

帝釋天目露驚恐,有些泄氣地道:“恐怕……要輸了!”

三大天驕此時臉色也無比難看。

此子居然也百倍疊器了!

難道……他們又要輸了?!

“不!絕不可能!”

姬燊不願接受事實,沉聲地吼道:“縱他百倍疊器,也休想勝我。”

“我使用的是我神族煉器之法,煉製出的兵器乃是半步地品!”

“他絕對不可能勝得過我!”

蚩壬和天塵子聞言,罕見地沉默了。

神族煉器之法固然強大,放眼諸天,也排的進前三。

可是……天階之下,不生器靈,兵器品秩完全由疊器的多少決定。

現在雖然同是百倍疊器,可是……他特麼還冇停啊!

看這小子的情況,以他的變態,恐怕他絕不是百倍疊器那麼簡單。

果不其然。

盤坐於器台之上的方辰,仿若老僧入定,淡定地手捏器紋,擲入青鋒之中。

“……一百零一了!”

天塵子側目看向姬燊,艱難地吐出了一句。

這要命的節奏,這突變的賭鬥結果,此子的變態……這熟悉的一幕幕,一如方纔的丹鬥,讓天塵子心頭一陣發堵。

還有什麼是這小子不會的?

姬燊臉色瞬間煞白,鬢角冷汗滾落。

怎麼會這樣?

這小子明明是第一次煉器啊!

怎麼可能比他疊出了更多的器紋?

這不科學!

難道……此子剛纔是裝的?故意迷惑他?

姬燊陡然一激靈,定然是這樣!

這小子在騙他!

他根本就不是初次煉器,他是故意藏拙。

姬燊神眸陰翳,臉色陰沉,死死地盯著方辰,咬牙切齒,活剝了對方的心都有了。

既然器道這麼強,又何必惺惺作態,戲耍他?!

他卻是不知……方辰確實是一次煉器。

方辰的存在,顯然超越了他可以想象的邊界。

因為,在他的認知中,可冇有開掛。

他更不會明白,世上還存在一種天驕,連他這樣的萬族仙庭的妖孽,都無法企及,需終生仰望。

敖太虛也有點懵。

方辰那拙劣的手法,生疏的動作,緩慢的速度,明顯是第一次煉器。

可是……第一次煉器,居然疊加了超過百倍的器紋?

這是什麼鬼?

他活了千百萬年,見過的器道妖孽,何其多?

也未曾有過如方辰這般誇張的啊!

事實上,他曾經的摯友,一位麒麟族的準器帝,曾以一方天地鑄造出半步帝器的無上強者。

據他所知,初次煉器,也特麼隻疊了一百零八道器紋啊!

難道這小子,器道天賦能比肩他那位準器帝的摯友?

或是消化了器道感悟,又或是在迴應敖太虛。

方辰的速度,忽然之間提升了數倍。

雙手快速結印,一道道殘影,如睡蓮並蒂,絢麗綻放。

玄奧的器紋,仿若光影,湧入青鋒之中,於劍身留下一道道大道篆文。

一百一……一百二……一百四……一百七……一百九……直至……一百九十九道器紋!

此時,青鋒的品秩,已經激增到了地階!

速度微緩,方辰眉頭皺起,他明顯感覺到了些吃力。

不是他的器道境界在限製,而是青鋒,材料所限,仿若已經到了極致。

若繼續疊加,恐會直接崩碎。

“還冇到兩百道……”

方辰心中有些煩躁,他消化了器道感悟,此時疊加器紋正是酣暢的時候,不吐不快。

此時因為青鋒材料卡殼……這感覺無比難受。

現在成器,一百九十九道器紋,也足以勝過對方。

但,他有些不甘。

看著懸浮在眼前的青鋒,方辰眸中閃過思索,若有所思地呢喃,“煉器如煉丹,要有煉製手法、天材地寶、強大的火焰……”

“以九陽之蓮煉丹,可助丹藥品秩提升。”

“那用來煉器呢?”

“是不是也可以提升兵器的品秩?”

方辰不敢肯定,畢竟九陽之蓮是九陽丹帝經的傳承具現,於煉丹有加成,煉器……

想了想後,方辰眸中閃過果決,“乾就完事了!”

旋即,喚出九陽之蓮,七道火焰化為大日,噴湧出極致的神火。

神火淬鍊青鋒,竟直接灼去了青鋒劍身中的雜質。

淩厲的鋒芒,明顯又增加了幾分。

方辰眼睛一亮,果然可以!

雙手頻動,殘影紛飛,一道道器紋,再次飛速打入青鋒之中。

三百……四百……五百……直至……九百九十九道!

青鋒肉眼可見地變得厚重,愈發地鋒芒。

忽而,金戈之音,激昂迴盪。

似利劍出鞘,無儘的鋒銳劍氣,鬥沖霄漢,將無垠虛空,斬為兩半!

這時,方辰操縱九陽之蓮,低喝了一聲,“凝!”

煆燒著青鋒的神火,如火蓮一般緩緩閉合,極速縮小,仿若器紋一般,融入了青鋒之中。

就這樣,青鋒的劍柄處,浮現了一道火蓮形狀的特殊器紋。

火蓮閃爍著火光,絢麗奪目。

嗡——

劍芒一閃而過,劃破了蒼穹。

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如暗潮一般滾滾彌散,令人悚然。

三尺青鋒懸浮天地之間,劍身輕顫,清脆的劍鳴音,悠揚迴盪。

一道霞光隨之而現,半步天階!

“千倍疊器,半步天階!!!”

所有人都眼睛一凸,驚呼失聲。

更有甚者,下意識地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見到的一幕。

我看到了什麼?

第一次煉器,煉出了半步天品的兵器?!

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姬燊見此,頓時氣息紊亂,麵如肝色。

嘴角更是流出了淋漓的魂血。

本就被敖太虛威壓重創,如今見方辰煉出半步天階,氣極攻心,神魂體傷上加傷!

蚩壬和天塵子,互視了一眼,也一臉的難看。

心情無比複雜,無法描述。

文道四大文路,一路橫闖,比試丹道,煉出天階丹,比試器道,煉出半步天階……

誰能告訴他們,這小子究竟是誰?

就算是人族傾儘資源、舉族培養,也特麼不可能培養出這麼變態的天驕吧?

人力有窮,一道精深也就罷了,兩道也能接受……琴棋書畫無雙、丹器雙絕,這特麼是什麼說法啊?!

麻了,徹底麻了。

帝釋天等三大星域的頂級妖孽,此時更是驚恐無比。

這位古人族天驕,太恐怖了!

仿若就冇有他不會了,什麼都精通,什麼都是無雙的存在。

和他鬥,除了輸,就是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