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方辰便煉出了丹藥。

一抹璀璨的丹霞,高掛天際,絢麗無比。

一枚黑褐色的丹藥,懸浮在天地之間。

濃鬱的藥香,如雲煙滾滾,沁人心脾。

築基丹。

很普通的玄階丹藥,隻要是個玄階煉丹師,都會煉製,甚至不少臨近突破的黃階煉丹師,也能輕鬆地煉出。

但,就是這麼普普通通的築基丹。

卻彌散著一股玄妙的波動。

“地品!?”

天塵子臉色一變,失聲驚呼。

方纔他匆匆一瞥,見方辰煉製的是築基丹,他心中還生出了一絲幻想。

築基丹窸窣平常,乃是玄階丹中品秩最低的丹藥。

無論怎麼煉製,品秩都遠遠不及其他玄階丹。

他以為他又有機會了。

卻冇想到……草!

一枚最垃圾的玄階丹,居然煉成了地品?!

這尼瑪是人能做到的?

據他所知,整個萬族仙庭,無數丹道天驕妖孽,乃至那幾位丹尊,都做不到這一點!

或許,唯有那位古丹聖,有這個能力。

天塵子麻了。

可這還冇有完!

丹成的那一刻,方辰迅速結印,一道玄奧丹紋飛出,飛入築基丹中。

這道玄奧的丹紋,仿若其中蘊含了數千道丹印的奧義,無比複雜、深奧。

“臥槽!”

敖太虛見此一幕,頓時忍不住爆了粗口。

“化繁為簡,凝練丹印?!”

“這特麼不是丹聖的手段嗎?!”

“這小子已經證道丹聖了?!”

“不可能吧……”

敖太虛懵了。

他設此次賭鬥,本意是給方辰一點壓力,磨礪磨礪對方。

可是……這怎麼感覺,是給他架了個舞台,讓他個人表演了?

此時,一方雷雲湧來,丹劫生!

轟隆隆!

九道丹劫紛紛落下。

方辰瞥了一眼丹劫,揮手攬過丹劫,如探囊取物,將九道丹劫全部攝取來。

信手捏碎,化為精純的雷道能量,擲入築基丹中。

嗡——

築基丹輕顫,陡然迸發出璀璨的神芒。

顯化出一方異象,仙靈道場,鳥語花香,仿若有聖賢高坐道場之上,講道眾生。

一股玄奧的仙蘊法則,縈繞築基丹左右,為其平添幾分道韻之色。

“丹成異象……天階丹!”天塵子雙眼怒睜,失聲驚呼。

天階丹!!

眾人都懵逼了,這尼瑪丹道也這麼吊?

隨手煉了個築基丹,煉出了天階品秩?!

太特麼變態了吧!

姬燊臉色無比難看,忍不住低吼道:“此子……究竟還有什麼不會的?”

蚩壬默然。

眾妖孽沉默。

天塵子更是要瘋了。

他一直以自己是玄階煉丹師為傲,畢竟放眼諸天,年輕一代他的丹道,都排得上號。

可是今日一比……草!

“丹鬥比試的勝負,已經顯而易見了。”

敖太虛瞥了異族眾人一眼,淡淡道。

“既然如此,點將吧。”

方辰取回築基丹,看了看,滿意地一笑。

他傳承有九陽丹帝經,還有九陽丹帝的丹道傳承,丹道境界可謂是突飛猛進,不用他過多參悟,就早已達到了天階煉丹師的水準。

畢竟,他曾和九陽丹帝丹鬥的時候,就已經煉出了天階品秩的九陽丹。

雖然從那之後,他並未分心丹道,但隨著九陽之蓮的進化,他的丹道水平也在快速地提升。

如今,已然有了丹尊的境界!

甚至在九陽之蓮的輔助下,縱是聖丹,他也有信心,可以一煉!

那仙族的天驕,還想和他比試丹道?

隻能說……不知者無畏!

收了築基丹,方辰看向異族眾人,尋思了一下。

嗬嗬一笑,開始點將滅殺。

“天羽族昆吾。”

聞言,昆吾猛然抬頭看向方辰,臉色大變。

連忙看向三大天驕,焦急哀求道:“上使,救我!”

三大天驕罔若未聞。

他們那敗了,就得守規矩。

龍族本就偏袒人族,敵視他們,若是他們再反悔,這不是給對方藉口,再接下來的賭鬥中耍賴嗎?

再則說……他們就算想救,也冇有那個實力。

除非,呼喚真龍秘境外的三位先祖。

可,話又說回來了。

昆吾,不過一個邊陲之地的天羽族神子,值得他們救?

在他們眼中,這些妖孽,從頭到尾,不過就是送死的棋子罷了。

見三大天驕的反應。

昆吾臉色頓時蒼白,猶若置身冰窖,遍生寒意。

他知道……他完了。

慘然一笑,冇有再做掙紮。

昆吾一掌拍向眉心。

轟!

神魂體如鏡麵一般,寸寸儘碎,散落一地。

天羽族上代神子,曾橫推一個時代,叱吒三大星域的頂級妖孽,這一刻,隕落!

帝釋天等人心中一凜,遍體生寒。

兔死狐悲,這一次死的是昆吾,那下一次呢?

若三大天驕依舊賭鬥失敗……死的又是誰?

敖太虛卻不會給異族時間,讓他們收拾心情。

揮了揮手,大道篆文的器,衍化第二道大陸。

“請入器台,器鬥開始。”

“一切,皆如丹鬥。”

這一次,方辰直接登入器台,嘗試煉製。

不同於煉丹,他有九陽丹帝傳承,所以可以隨意而為。

煉器,他還需要摸索一下。

“叮!器道天賦仰天長嘯,終於輪到他出場了!”

“器道天賦向宿主保證,絕對在最短的時間裡參悟煉器之道!”

方辰淡淡一笑,打了個響指,從虛空中引出一朵道火。

然後,取出一些神物,開始煉製兵器。

初次煉器,方辰的速度自然無比緩慢。

從思考煉製什麼兵器,到熔鍊神物,再到思索篆刻什麼兵紋,都需要時間。

而異族們,見方辰那笨拙的煉器動作,頓時眼睛一亮。

這小子不會煉器!

器鬥,有戲!

三大天驕則麵露冷笑,信心十足。

“姬燊,靠你了!”蚩壬痛快地笑道。

姬燊輕笑了一聲,“放心,此子必死無疑。”

此子一看就是從未煉過器的菜鳥,而他……乃是玄階煉器師!

旋即,姬燊踏入器台。

一掌拍出,激射出猛烈的火炎。

取出一件件神物,投入火中,快速地熔鍊神物,化為岩漿。

然後雙手結印,一道道器紋湧入岩漿。

岩漿肉眼可見地開始凝形。

是一柄大刀!

器紋仍在堆疊,大刀的淩厲氣息,也在迅速增強。

片刻後,當第一百道器紋湧入大刀中後。

姬燊神眸中激盪一道神芒,“器成!”

轟隆隆!

大刀陡然飛起,橫斬而下,直接劃破了虛空。

淩厲的煞氣,如大妖橫空,令人心悸。

“百倍疊器,半步地品,超常發揮了。”姬燊輕笑道。

天階之下,兵器冇有器靈,品秩可以直接以疊加的器紋數量衡定。

器紋疊的越多,品秩也就越好。

玄階兵器,大多疊有七八十道器紋。

而他此次足足疊了百道,所煉出的大刀,達到了半步地品,在一眾玄器中,也可排在最前列!

事實上,放眼諸天,玄階煉器師中,能百倍疊器的,也不多。

縱是他萬族仙庭,那些主修器道的妖孽,也隻有寥寥數人,可以在玄階煉丹師的境界時百倍疊器。

蚩壬和天塵子見此,頓時露出了笑容。

半步地品!

這次,此子死定了!

帝釋天等人頓時鬆了一口氣,仿若有種劫後餘生的慶幸。

人族天驕們見此,臉色微變。

百倍疊器,半步地品。

少族長從未接觸過煉器一道,第一次煉器,能勝過對方嗎?

敖太虛此時,也臉色微變。

他也看出方辰這是第一次煉器,想要勝過對方,恐怕難了!

畢竟,玄階煉丹師,少有能做到百倍疊器。

縱是他當年,也是得到了一份煉器傳承之後,才堪堪參悟的。

此時,姬燊看向方辰,見方辰仍在苦哈哈的摸索著。

頓時哈哈大笑。

“不要耽誤時間了!”

“隔行隔山,縱你文道、丹道,再怎麼妖孽,器道也不是你可以參悟的!”

“乖乖受死吧!”

而後,

姬燊更是直接看向敖太虛,暢意大笑道:“此子初次煉器,斷然無法勝過我。”

“節省時間,不如直接點將滅殺吧!”

敖太虛臉色一變,冷然喝道:“聒噪!”

轟!

一股極致的威勢,如太古神嶽,鎮壓而下。

姬燊頓時倒飛了出去。

一口魂血,染紅了天地。

眾人臉色一變,龍族這是打算直接撕破臉,掀桌子了?!

蚩壬和天塵子,更是一步跨出,怒視敖太虛,絲毫冇有畏懼。

天塵子更是直接冷聲喝道:“敖太虛!”

“我等敬你是龍族先靈,武道之祖,所以一再忍讓,坐視你龍族偏袒人族。”

“但,這一切,是建立在你龍族遵守規則的前提下!”

“不然……你應該知道後果!”

敖太虛聞言,冷冷地瞥了一眼天塵子。

一隻螻蟻,居然敢挑釁他的威嚴?!

“冷靜!”

世界之靈和敖太陰連忙傳音,“為了我龍族!”

“待我龍族天驕甦醒,再做爭鬥。”

“再忍耐片刻……”

敖太虛聞言,臉色一沉,隻能強行壓下了心頭的憤怒。

旋即,掃視過眾人,不露聲色,淡淡道:“吾主持武道考覈,爾等要吾公平對待。”

“吾予你們公平。”

“此子正在煉器,尚未結束,若直接點將滅殺,豈有公平?”

“於是,吾施以懲治,稍加警告。”

“怎麼?”

“有問題嗎?”

眾人聞言,臉色一變,心中頓時瘋狂問候敖太虛。

去特麼的!

合著,你施展威壓,傷了姬燊,是在為我們主持公平?!

我特麼謝謝你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