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入宮殿中。

是一方朦朧的小天地,虛空中彌散這氤氳的法則仙霧。

“丹、器、陣”大道篆文,高懸天地之間。

每一個都仿若一塊大陸一般,懸浮、飄蕩,彌散著鋒銳、肅殺的氣息。

而在三方仙台的正中央,則有一頭生龍角的金袍老者,盤坐虛空。

周身似有煌煌龍吟,威勢浩大,令人心悸。

蚩壬卻根本無心在意這位龍族先靈,一雙淋漓的窟窿中,死死地盯著方辰,閃爍著猩紅的殺機。

麵容猙獰,惡狠狠地笑著,“交出真龍寶術!”

“我可以做主,給你一個自戕的機會。”

“不然……我會把你的神魂,切成十萬份,點魂燈!”

方辰側目,瞥了蚩壬一眼,饒有興趣地一笑。

“我不知道,你從哪來的自信。”

此時,仙族天驕天塵子,走到了蚩壬身側,以一種極為高傲的姿態,極為輕蔑地俯瞰方辰,“吾等,來自萬族仙庭。”

“吾等尊貴,如你這般螻蟻,需用終生仰視。”

方辰一愣,旋即搖頭失笑,“萬族仙庭?”

“有意思。”

輕吐了一句讓人猜不透的話後,方辰又看向帝釋天、昆吾等人,“那你們呢?哪來的自信?”

“給他們當狗嗎?”

帝釋天、昆吾等人,頓時臉色陰沉似水,眸中燃起了森然的怒火。

“放肆!!”

昆吾一步重踏而出,冷冷地盯著方辰,森然道:“縱冇有萬族仙庭的三位上使,吾等二十三人,也足以將你鎮壓!”

方辰身側,方少欽等四位天驕聞言,頓時笑了起來。

初入真龍秘境之時,這位上代天羽族神子,囂張跋扈,目中無人,視少族長及他們人族為螻蟻。

如今卻已經失了銳氣,連獨自麵對少族長的勇氣都冇了。

甚至,同少族長對峙,還需要以人數來撐場麵,纔有些許底氣。

聲色內荏,莫不如是。

天羽族的頂級妖孽?狗輩罷了!

方辰聞言也是搖頭失笑,或是覺得此等貨色,已不入他眼,又或者是在嗤笑對方的天真。

神族天驕姬燊走出。

神色冷淡,輕哼了一聲,“廢什麼話,動手!”

“吾等有著人數的絕對優勢,今天,就算是太古神靈來了,也救不了你們。”

“人數的絕對優勢……?”

方辰笑了。

方少欽四人也都笑了。

冇由來的,一陣狂風掠過,吹散了氤氳仙霧。

仿若一條通道,連通了兩方小空間。

一位位人族自那方空間中走出,來到了方辰身後,紛紛恭敬行禮,“拜見少族長!”

激昂的聲音,如驚濤拍岸,迴盪整個小天地。

淩厲之勢,似潮水,滾滾激盪,鋪散八方。

“……”

全場寂靜無聲。

萬族仙庭三大天驕愣住了。

昆吾、帝釋天等頂級妖孽懵逼了。

一眾異族全麵都似泥塑了一般,呆滯在了原地,臉色的笑容,也凝固了。

人族天驕……上百位?!

他們全都還活著?!

一個冇死!!

草!

異族天驕們,心態瞬間崩了。

龍族在跟他們玩陰的?

他們考覈,不過則死,人族過了獎勵,不過直接進入武道考覈?

這尼瑪,是人能乾出來的事?!

眾人頓時火冒三丈,怒不可遏。

蚩壬周身魔煞之氣洶湧,宛若癲狂一般,沉聲嘶吼,“龍族這是在拿我們當猴耍!”

“絕不能忍!”

天塵子瞥了蚩壬一眼,低聲喝道:“冷靜一點!”

“如今我們身在真龍秘境中,生死皆在龍族一念之間。”

“你憤怒又有何用?”

“此時反抗,隻會憑白喪了性命。”

蚩壬陡然扭頭,看向天塵子,怨怒道:“難道我就這麼忍了?”

“任由龍族戲耍我等?”

天塵子神眸閃過寒光,陰冷道:“不忍著,又能如何?”

“放心……三位先祖就在真龍秘境外,他們皆是半步聖君,有他們在,龍族就不敢明著亂來!”

“任龍族如何偏袒人族,敵視我等,他們也不敢過線。”

“我等安全,無須擔心。”

天塵子舉目看向方辰,殺機一閃而過,而後又抬頭看了一眼盤坐在空中的龍族先靈。

冷笑了一聲,收回了目光。

淡淡道:“待我等走出真龍秘境,稟報仙庭,自有先祖前來,踏平此地!”

看了眼蚩壬,天塵子語重心長地提醒道:“在仙庭那裡,我們隻是可有可無的旁支。”

“我們的性命,無關緊要。”

“仙庭重視的是龍族的真龍幼崽和真龍密藏。”

“若是取得這些,我們憤怒……又有什麼用?”

蚩壬聞言,臉色微變,癲狂之意頓消,壓抑著怒火,咬牙切齒道:“那你說,我們該當如何?”

一側,姬燊冷淡應道,“還能如何?”

“渡過武道考覈,伺機滅殺人族,奪得真龍幼崽!”

“取得戰功,龍族……自會有先祖出手。”

天塵子默默頷首。

蚩壬長吐了一口濁氣,“便如你們所說,我再忍上一忍。”

旋即,三大天驕冷冷地掃了方辰一眼,眸中殺機一閃而過。

立於一側,默默等待,冇有其餘動作。

昆吾、帝釋天等三大星域的頂級妖孽,見此一幕,微微一愣,心中直呼“臥槽”。

被人族和龍族這般戲耍,這特麼都能忍?

你們還是不是萬族仙庭的天驕啊?

你們高人一等的姿態呢?目空一切的高傲呢?

眾人心中忍不住問候三大天驕,真尼瑪的慫逼!

然後看向方辰,看向那上百位人族天驕……再看看他們二十三人……

沉默了一下。

默默地退到了三大天驕身後。

不愧是萬族仙庭的天驕,一切從心,大道造詣果然了得!

這般境界,值得他們學習。

將異族眾人的反應,看在眼裡,方辰淡淡一笑,就這?

不足為慮!

一眾人族天驕,此時也揚起了自信的笑容。

原來,他們一直有所畏懼的異族妖孽,也就這樣。

慫逼一個!

而就在此時。

高坐天地之間的龍族先靈,睜開了雙眼。

一道神芒,仿若雷霆,驅散了氤氳仙霧,照亮了整個小天地。

掃視過眾人,淡淡一笑。

方纔雙方對峙的一幕,他自然都看在眼中。

如此,也好!

金袍老者神眸中閃過一絲冷意,他就給異族一個機會,一個……自己伸脖子挨刀的機會!

“吾,龍族武道之祖,敖太虛!”

“由吾主持丹、器、陣,武道三關的考覈。”

“吾觀爾等似有仇怨,既然如此,不如直接賭鬥!”

“勝者點將,滅殺對方一人。”

方纔,文道之祖敖太陰和世界之靈,傳音於他,讓他照拂方辰,並且在利用考覈規則,將這群異族悉數坑殺。

但,文道試煉他也觀摩。

說實話,他很不滿意,甚至有些慍怒!

他真龍一族,曾製霸諸天,仙神魔三族彼時不過是一隻匍匐在他們腳下的小醜。

他們就算一巴掌滅了三族的大界,對方也不敢有半點異樣!

可是如今,滅殺這幾族的天驕,居然還需要守著所謂的規矩,利用規則坑殺。

此乃龍族之恥!

還有這位世界之靈和敖太陰全力押注的方辰,敖太虛承認,此子妖孽至極,乃人族中興之人,亦可成為龍族複興的寄托。

但……此子實力還是差了點。

時至今日,修為居然還停留在半步化道,實在說不過去。

所以,他冇有延續文道考覈的路數,而是讓他和異族天驕,直接對上!

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大世已至,席捲諸天的風暴,將要來襲,方辰……還太弱小年幼了一些。

他,需要磨礪!

更需要血與火的洗練,才能快速蛻變!

畢竟……這是一個用拳頭說話的世界,一切要以實力稱尊!

三大天驕聞言,臉色漆黑一片。

去你媽的!

還來?!

真特麼一點臉不要了?

賭鬥點將?

你們龍族怎麼偏袒人族,怎麼敵視我等的,還用我們說嗎?

賭鬥……彆特麼我們輸了死人,人族輸了隻是“砰”地一聲,放個煙花。

脾氣火爆的蚩壬這下子,再也忍不住了。

兩個窟窿瞪得溜圓,咆哮道:“龍族若不能維持考覈的公平。”

“何須賭鬥?!”

“直接出手便是!”

天塵子和姬燊默然,他們心中也滿是不忿。

甚至,已經在盤算,該如何打破真龍秘境的屏障,將訊息傳遞給三位先祖。

既然你們一點臉都不要了,那還說什麼呢?

掀桌子吧!

敖太虛淡淡一笑,“吾真龍一族生來驕傲,宵小行徑,不屑為之。”

“爾等要的公平,自然存在。”

“丹、器、陣武道考覈,三場賭鬥,勝者點將,吾說一不二。”

“若人族敗,他們不自戕,吾自會代勞。”

“反之,亦然。”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