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處於氣泡中的幼龍,轟然收縮,劇烈爆炸,破滅的規則如火山爆發一般,蜂擁而出。

手托幼龍的異族天驕們,頓時神魂體崩裂。

恐怖的破滅規則在他們的體內肆虐,肆意地破壞、泯滅著他們的神魂。

魂血四濺,氣息極速衰退。

一瞬間,全部身受重創,萎靡至極。

甚至,有些本就實力偏弱的天驕,比如那些實力尚未躋身戰榜,乃至戰榜後五十的存在。

難以壓製破滅規則,神魂體頃刻間被毀滅了大半,支離破碎,滿心不甘地徹底隕落。

上一刻還無限驚喜,幻想著收服了幼龍,來日必可登臨巔峰。

下一刻,**裸的現實,便擊潰了他們的幻想。

從天堂跌落地獄,急劇地落差,使得他們臨死之際,怨氣無限激增,直沖天際。

帝釋天等頂級妖孽,心中一顫。

果然有大問題!

幸好他們提防了一手,不然……縱不至於隕落,但也難逃滿身傷勢。

再加上古人族天驕在側,他們恐怕凶多吉少。

而現在,他們神情更加肅穆,心中依舊保持著警戒,不敢放鬆絲毫。

他們雖冇看出這裡其實是一方幻陣。

但,龍族的惡意,他們卻看的真真切切。

幼龍是假的。

眼前這位敖興長老,可不是假的!

身為龍族長老,此人起碼也是大聖之境的無上存在。

若是他出手……他們,依舊難逃一死!

方少欽等人族天驕此時也臉色微變,後怕不已。

若非少族長阻止,以他們不過入玄境的修為,現在恐怕已經徹底被炸成碎片了。

眾人紛紛望向方辰,心中的敬佩與崇拜,無以複加。

少族長當真是手段通天,連龍族的殺機,都能識破。

眾人也反應了過來,龍族顯然對他們充滿了惡意。

此番恐怕難以善了。

僅是這位敖興長老,就絕非他們可以匹敵的存在。

旋即,如臨大敵,緊張地戒備著。

唯有方辰,定睛注視著敖興長老,有些疑惑。

這位若是真實存在,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信手將他們鎮壓。

又何必佈下幻陣,多此一舉?

“叮!陣法天賦已經參悟蜃龍幻陣,並嘗試推衍出了此幻陣的三處不足。”

隨著係統的提示,方辰心神忽而湧來海量的幻陣感悟。

神眸之中,閃過玄奧的陣紋。

再觀整個氤氳仙境一般的天地……儼然看穿幻陣,直達本質!

所謂的仙境,不過隻是無數玄奧陣紋交織衍化而出。

移目望向敖興長老……

方辰眸中閃過一陣精光。

這位也是!

由陣紋構造而成,並未真實的龍族生靈。

方辰瞭然,輕聲對眾人道:“不必擔心,此處隻是一方幻境。”

眾天驕聞言,微微一愣。

幻境?!

他們所見的一切,居然是幻境?

這位敖興長老也是?

不可能吧……

什麼幻境,能把大聖之尊也模擬出來啊?

眾人本能地不敢相信,畢竟那位敖興長老,他們哪怕隻是多注視一眼,都心底發毛,心生恐懼。

不過,他們相信少族長,這種相信,已經趨於盲目乃至信仰的程度。

少族長說是幻境,那必定就是幻境!

眾人心中不由地暗鬆了一口氣。

隻是幻境的話,安全就有了極大的保障。

此時,敖興長老瞥了方辰一眼,眸中閃過一絲意外。

有意思的小傢夥,居然能看穿蜃龍幻陣。

要知道,當年萬族來襲,他真龍一族可是以此陣,硬生生困住了數百位聖人,百日之久,甚至一度差點將眾聖全部坑殺。

最後,異族的聖君,見情況不對,強勢出手,才破開此陣。

“真龍道君倒是找了一個不錯的傳人。”敖興長老心中暗道。

“不過……能不能活著出去,就看他的造化了。”

旋即,敖興長老斂去了和善的笑意。

漸起猙獰,如冤死的鬼魂,森然可怖。

冷冽的目光掃視過眾人,森然冷笑,“螻蟻之輩,也敢覬覦吾真龍一族的密藏!”

“百死不足惜!”

“我龍族的大禮,爾等可以慢慢享受,放心……你們不可能活著出去。”

話音未落,敖興長老已如一縷雲煙緩緩消散。

冇有人注意到,甚至就連方辰自己都冇有察覺。

消散的雲煙,分出了極為稀薄的一縷,衍化為一條透明的微型真龍。

首尾相連,纏繞在方辰右手手腕處。

對於真龍道君的傳人,敖興長老還是儘自己殘念所能,留下了一絲生機。

此時,盤旋天穹的萬道真龍,忽而引頸長吟。

隻是,龍吟聲,不複先前激昂、高亢,而是……滔天怨氣!

霎時間,天地至暗,陰煞呼嘯。

如永夜降臨,所有人心頭一沉,仿若遭受了沉重的打擊,心神陷入了混沌,恍惚不已。

久久之後,蜃龍幻陣徹底消散,眾人才堪堪恢複了清明。

入目的一切,早已換了天地,荒蕪一片,蒼涼無儘。

壘壘屍骨遍佈大地,荒漠、塵埃。

灰暗、枯寂,是這個世界,唯一的主旋律。

一種難以言喻的壓抑,讓所有人都心頭沉悶,有種喘不上來氣的感覺。

仿若,這裡不是一方鮮活的世界,而是……死亡的國度。

“方纔……是幻境嗎?”

帝釋天等人這才反應了過來。

忍不住看向方辰,想起方纔他的淡然,心中一驚,所以……他早就看破了?

而就在此時。

無人察覺,荒蕪大地的極遠處,浮現了一雙枯寂的雙眼。

仿若已死之人,毫無生機,唯有瘋狂與……毀滅!

真龍秘境的世界之靈!

“歡迎來到真龍秘境。”

“你們所有人都會死,不過你們會死的很有意義,我保證。”

“因為……你們的死,會換來吾龍族的重生!”

世界之靈發出了陰厲的笑聲。

伴隨著陰煞,呼嘯在荒蕪的大地上。

旋即,一縷縷詭異的氣機,湧入了眾人心神。

眾人心中全都滋生出一股道不明的惆悵情緒。

活下來的喜悅,抵達真龍秘境的高亢興致,在這一刻跌入了穀底。

生的意誌,瞬間被壓製到了最低。

好似沉溺入了無邊的苦海。

自心底浮現了尋死的念頭。

心神的深處,響起了一道聲音,仿若古老存在的勸導,又好似自己的心聲。

一步一步地蠱惑著。

“生亦何苦、死亦何哀……”

“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死吧……”

“投身死亡的懷抱,這纔是永恒的奧義……”

那些方纔剛被破滅規則重創的異族,神魂體本就動盪。

此時被這種來自心靈深處的聲音所蠱惑、誘導……

竟,真的迷失了!

“是啊……活著有什麼意義?”

本玄武戰榜榜首的昆無風,雙目迷離,喃喃自語,“縱是不朽的存在,也逃不脫命運的製裁。”

“試問,誰又能不死?”

“既然都要死……又何苦在這世間,做那無謂的掙紮……”

“死亡,纔是永恒!”

昆無風好似有了明悟,這種靈魂充盈的感覺,仿若參悟了諸天奧義,成功證道!

他笑了。

滿足的笑了。

下一刻,神魂體暴動,“砰”地一聲自爆,自我祭道!

一如昆無風的異族天驕,還有不少。

不過片刻功夫,有近三十位異族,掛著滿足的笑容,悍然自爆,投身了死亡的懷抱。

極為詭異、悚然。

而昆吾、帝釋天等幾位頂級妖孽,自身修為很高,又冇有受傷,神魂體穩固。

雖然也被蠱惑、失神,但明顯在掙紮、抵抗。

一眾異族的自爆聲傳來,猛然將他們從沉淪中驚醒。

冷汗淋漓,心有餘悸。

方纔,就差一點,他們就心神失守,墜入了深淵!

帝釋天等人壓下心頭不安,看向他們各族的天驕。

仍然在掙紮著,但……已經趨於放棄抵抗。

臉色大變,連忙釋放神識,潛入眾人心神中,將眾人全部喚醒!

甦醒過來的異族天驕們,臉色蒼白,急促地喘著粗氣。

難言的恐懼,仍占據在他們心田,無法消解。

帝釋天等人互視了一眼,神色無比沉重。

又死了近三十個天驕。

此行,他們進來了上千天驕,連番劫難之下,如今竟隻剩四百人!

而人族那邊……居然一個人都冇死。

甚至,被重創的天驕,也隻有十餘人。

“不對勁!”

昆吾突然瞪大了雙眼,看向人族眾天驕,驚疑道:“他們怎麼可能堅持這麼久,還冇有人自爆?”

帝釋天等人也反應了過來,他們這邊可是已經自爆了近三十位。

若不是他們及時甦醒,出手幫助,現在死的更多。

可人族那邊,怎麼一個都冇死?

那古人族的天驕,天資妖孽,堅持這麼久也就罷了。

其他的人族,實力都極為羸弱,絕對不及昆無風,昆無風都抵擋不住蠱惑,他們憑什麼能堅持這麼久?

他們卻是不知……一切儘在方辰掌控!

在詭異氣機湧來的那一刻,纏繞在方辰手腕處的微型真龍,顫動了一下,想要遮蔽詭異氣機。

可在此之前,九陽之蓮卻已經浮現,將湧來的詭異氣機焚滅。

或許敖興長老都不敢相信,他所謂的贈予方辰一縷生機。

於方辰而言,可有可無。

九陽之蓮護主,方辰有所察覺。

然後,他便注意到眾人的異常。

尤其是方少欽等人,好似在掙紮了什麼,極為難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