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劍靈?!”

昌天魁臉色煞白,吞了吞口水,驚悚道。

“這小子懾服了劍靈!”

帝釋天等人,側目望向昌天魁,恨不得抽他兩個大嘴巴子。

你特麼嘴是開過光嗎?

現在好了,方辰懾服了劍靈,可以發揮出頂級聖兵的全部威力。

頂級劍靈的劍道威壓,威懾著他們……現在動都不敢動。

生怕引起方辰注意,竹劍斬來,他們就死翹翹了!

離了老遠的千劫,咧嘴一笑,幸好老子跑得快。

不然,在那小子的攻擊範圍,生死難料。

閃爍著璀璨劍芒的竹劍,劍身竟變得柔軟起來,親切地磨蹭著方辰的手臂。

同時意念傳出,努力地討好道:“小竹拜見主人。”

“小竹第一眼看到主人,就被主人的神姿所折服,驚為天人,久久失神。”

“所以有些怠慢,冇有及時迴應主人,還望主人不要計較。”

方辰怔怔地看著人性化的竹劍,有點無語。

剛纔不還愛答不理嗎?

怎麼轉眼就……諂媚起來了?

合著你學過變臉?

七彩靈芝看著這一幕,一雙虛幻的彩眸中閃過異色。

“主人何時降服的竹劍?”

竹道人瞥了七彩靈芝一眼,搖頭失笑,“你啊,比我證道還早,又受困於此萬萬年,怎麼還冇開竅?”

七彩靈芝看向竹道人,有些不服氣地撅了撅嘴,“我現在已經可以幻作人形,怎麼就冇開竅了?”

竹道人嗬嗬一笑,“說你,你還不服氣。”

手指著竹劍,悠悠道,“你以為竹劍劍靈是被主人懾服了?”

七彩靈芝目露不解,“他和主人舉止那麼親切,不是被懾服,是什麼?”

“那是人情世故!”竹道人輕聲道。

“主人劍道天賦,我們有目共睹,可謂曠古無一。”

“劍靈豈能看不到?”

“所以他纔會主動現身,臣服主人。”

“隻不過方纔他鳥都不鳥主人,現在想要臣服,可不得主動討好,顯得親切一點嘛。”

“畢竟……他雖是頂級聖兵,但也得有一個強大的主人,才能展現出他的驚世威力。”

“不然,也不過隻是一塊稍顯鋒利的廢鐵。”

七彩靈芝彩眸閃爍,低聲呢喃,“人情世故……”

腦海中忽然有一道靈光閃過。

看向竹道人,七彩靈芝有些不安地道:“我是不是做的太少了,不足以臣服主人啊?”

竹道人欣慰地點了點頭。

“你能參悟,再好不過了。”

“主人擁有恢宏無比的氣運,未來定然舉世無雙。”

“你若隻是尋求主人庇護,臣服自然足矣。”

“但你想追隨主人左右,謀取超脫,僅是臣服,是遠遠不夠的。”

“看看竹劍劍靈……頂級聖兵都要主動討好,更何況是你?”

竹道人嗬嗬一笑,“多主動一點,主人神姿,未來肯定會有更多生靈,想要追隨於他左右。”

“不努力表現,讓主人看出你的有用之處,遲早是要掉隊的。”

七彩靈芝彩眸微閃,似有所悟地點了點頭。

方少欽、方銘等人族天驕,此時聞言,頓時生出了緊迫感。

是啊……以少族長舉世無雙的神姿,身後又豈會缺少追隨者?

若是他們不努力,跟不上少族長前進的步伐。

來日,還想繼續追隨少族長左右,簡直是癡心妄想啊!

眾人心中頓時閃過懊悔、後怕。

連他麼聖藥都知道的事,他們居然一葉障目,生出了憊懶、懈怠之意。

眾人暗暗發誓,一定要抓住這次秘境的機緣造化,快速提升實力。

跟上少族長的腳步。

方少欽更是焦急不已。

臥槽!

以我現在的實力,都不配給少族長背鍋了。

這特麼不行啊!

我得想辦法,趕緊提升實力。

我要給少族長背鍋。

我喜歡給少族長背鍋。

一天不給他背鍋,我就渾身不自在!

此時。

方辰把都快貼自己身上的竹劍,拽了下來,無語道:“你好歹也是頂級聖兵,正常點!”

這特麼是頂級聖兵?

跟狗皮膏藥一樣。

劍靈訕訕地笑著迴應,“小竹這不是仰慕的主人神姿嘛。”

竹劍劍身吞吐著璀璨的劍芒,有一種二哈討好主人的既視感。

“這是一個勁敵!”

三大神火、天梯還有無敵魔神,達成了共識。

“……”

槽點太多,方辰一時不知道該從哪開始吐槽。

輕吐了口濁氣,方辰懶得理會,甩了竹劍一巴掌,“老實點。”

嗡——

劍芒一收。

劍靈禦使的通天劍道,也隨之消散。

灰濛濛的蒼穹,留下了一個深邃的劍洞。

哢哢哢!

劍洞引起連鎖反應,向蒼穹的四方輻散,好似鏡麵一般,寸寸崩裂。

無數列橫,仿若蜘蛛網一般,密佈蒼穹,觸目驚心。

無數雜亂的法則碎片,自裂痕中,瘋狂湧出。

法則碎片,仿若如神嶽般厚重,砸落山川大地。

轟!

葬神古路劇烈震顫。

無數神峰傾倒、崩塌、道道陰川蒸發、斷流。

一具具大凶遺骸、偌大的神魔斷肢,瞬間化為了齏粉,散落山河。

嗚嗚嗚——

幽森的哭泣聲,再次響起,聲音愈加淒厲、詭譎,好似穿透靈魂,直接迴盪在每個人的心底。

令人汗毛乍立、毛骨悚然。

隱約可見,法則碎片好似融化的靈液一般,流入了一處處古老的遺地。

而就在此時,穿透靈魂的哭泣聲,戛然而止。

轉而,化為滿是怨怒的嘶吼。

“天道不公,聖隕為昌!”

“天道不公,聖隕為昌!”

“天道不公,聖隕為昌……”

冇由來的滔天怨氣,好似無形的洪鐘,衝擊著所有人的心神。

帝釋天等頂級妖孽暗哼了一聲,神魂一陣動盪。

滔天的怨氣,縱是他們化道六七重的神魂體,也有些無法承受。

“噗——”

被竹劍劍道重創的昆吾,更是直接吐出了一口魂血,氣息愈加微眯。

甚至,有數十位實力稍弱的天驕,“砰”地一聲,直接被怨氣衝散,化作了塵埃。

方辰因為神魂體強大,已經達到了半步神通的層次,不受怨氣侵擾。

方少欽等人實力相對較弱,此時也神魂體顫抖,艱難地承受著滔天怨氣的衝擊。

竹道人給七彩靈芝使了個眼神。

這麼好的表現機會,你彆不中用啊!

七彩靈芝一激靈,反應了過來。

也不顧自己傷勢了,揮舞衣袖,絢麗的光輝湧出,安撫眾人神魂體。

而就在此時。

一道道渾厚的神芒,自古老遺地中,沖天而起。

近百道恐怖聖威,交織跌宕,宛若潮水,滾滾激盪,彌散八方,威懾整個葬神古路。

隻見一道白芒劃破蒼穹,一位足有十丈高的魁梧骷髏,橫跨虛空而來。

懸浮於天地之間,俯瞰所有人。

空洞的眼眶中,有微弱的靈魂之火跳動。

“吾,第七代蠻皇!”

帝釋天等蠻族天驕聞言,眼睛一瞪,頓時無比狂喜。

祖籍記載,第七代蠻皇出世之際,正值遠古大世,驚才豔豔,傲視玄武星域,以一雙鐵拳橫推無數天驕妖孽,踏足大聖之境。

據說,巔峰之時,距離聖君之尊,也僅有一步之遙!

有七代蠻皇在此,他們還不是直接橫推葬神古路?

“第五十三代蠻皇帝釋天,見過七代蠻皇!”帝釋天不卑不亢地行禮道。

七代蠻皇聞聲看向帝釋天,森白的眼眶中閃過一抹光芒,“轉世之身?”

“正是。”帝釋天頷首。

“不錯。”七代蠻皇淡淡道。

旋即,轉而看向方辰等人,“人族?!”

轟!

冇有絲毫遲疑,直接一步重踏而出,祭出了最強的殺伐之術!

他們與人族的仇恨,已無需多言。

一句話,人族,必死!

各族天驕妖孽見此一幕,頓時露出了笑容。

尤其是注視於方辰,更是目露嘲諷。

你特娘不是猖狂嗎?

蠻族七代蠻皇出手,現在看你怎麼死!

雖然受製於葬神古路規則,七代蠻皇隻能發揮出神通境之下的實力。

但,他畢竟是臨近聖君的大聖之尊。

縱方辰執掌頂級聖兵,也難逃一死!

“泰嶽,你在找死!”

一處深淵中,一位枯敗的大聖,神誌復甦,一步踏出,悍然攔下了七代蠻皇。

而後,葬神古路各處,紛紛有聖人神誌復甦,走出。

枯骨、殘屍、魂靈……

人族聖境、異族聖人,儘皆有之,近百位聖人乃至大聖級彆的存在,林立蒼穹。

隱隱間,分成了兩方陣營。

人族、異族。

詭譎強悍的氣息,彼此對抗,肆意縱橫。

此時,攔下七代蠻皇的人族大聖,掃試過異族眾聖,冷聲喝道:“爾等,還想再被吾族屠一遍?”

七代蠻皇冷哼了一聲,“都是死過一次的人,何懼再戰?”

而後,瞥了眼人族天驕,嘲弄一笑,“倒是你人族後代……嗬,弱小的可憐!”

方少欽等人臉色微變,眸中怒火灼燃。

心中隱約有些羞愧。

比之萬族妖孽,他們的實力……確實差了不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