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家。

造化聖陣道圖隱入方家神山,默默地汲取萬道能量,提升方家眾人血脈。

而緊隨其後。

方家神山之上,再現異象!

一座華麗至極的巍峨宮闕,從天而降,落於銀龍聖樹之上。

同神火焚天殺陣,籠罩東玄道域的浩瀚大陣,融合為一體。

自然彌散著古老無上的氣息。

好似一方無上道庭,有聖賢居於其中,為眾生講道!

玄奧的道音,如煌煌洪鐘,乍響天地,撼動每一位修士的心神。

道音悠揚,滾滾盪漾,遍傳整個東玄道域。

各方勢力無數強者驚疑,紛紛凝神傾聽。

道音玄奧,好似蘊含諸天至理。

甚至有一尊尊古老的聖人,從禁地走出,想要聆聽道音,感悟境界。

可是靜心感悟,卻又毫無所得。

好似冥冥之中,存在著一層無法逾越的隔膜。

這種感覺,就好似有一堆至寶擺在麵前,卻怎麼也拿不到。

難受至極。

唯有方家族人,以及各方支脈,冇有這方麵的困擾。

側耳傾聽,感悟湧入心頭。

心境隨之提升!

旋即,宮闕大開,道光落下,將方家神山一種尚未成熟的靈藥、大藥,紛紛攬入其中。

老祖們帶著疑惑紛紛眺望,以他們的目力,窺伺到了宮闕中的一點光景。

乾坤天地,須臾納芥子。

一方萬裡靈田,諸道紛呈,法則如霧,靈氣似液。

“遠古仙土……”

始祖喃喃自語。

“這是唯有遠古霸主,纔有資格坐擁的仙土啊!”

“用以培育靈藥,萬株靈藥,便能培育出一株聖藥!”

“有此仙土,便不愁聖藥……”

眾先祖聞言,瞳孔一縮,紛紛回憶起了仙土的相關記載。

有猜測說,仙土乃是天界之土!

隻是天界本就是虛無縹緲的存在,是否存在,尚且存疑。

這番猜測,自然也有待考證。

但仙土那培育靈藥的作用,卻是實打實的。

如若不然,遠古之時,也不會隻有霸主纔有資格坐擁仙土了。

隻是……縱是霸主,坐擁的仙土,也不過區區幾裡罷了。

而眼前這方宮闕中的仙土,麵積卻足足有萬裡!

眾老祖徹底懵逼了。

心神恍惚,直覺這個世界有點不真切。

這些個至寶……有點太誇張了吧?

始祖也久久失言,顯然也被方辰傳回的這些至寶,驚到了。

這些至寶,就算是方家鼎盛之時,也不可能拿得出來啊!

九代祖下意識地嚥了咽口水,驚呼失聲,“少族長究竟去了哪裡?”

“他該不會是找到了大帝的密藏了吧?”

眾老祖啞然。

這些至寶……說是找到了大帝密藏,也不是冇有可能!

很快,方辰也迴歸了。

神魂歸於肉身,方辰也冇有關注方家的情況,馬不停蹄地就開始閉關突破。

開玩笑……玄武之靈那裡那麼多好東西。

他不搬空,心癢癢啊!

早點消化了這些至寶,早點再次進入諸天戰地。

他的神魂,早已比肩化道,肉身相對而言就弱了一些。

當然,也隻是相對而言。

畢竟,百萬斤的肉身力量,縱是以肉身見長的蠻族、羅刹族,他們的化道境天驕,肉身也未必有這麼恐怖的力量。

隻是……方辰並不滿意。

作為六邊形戰士,豈能讓肉身層次,落後神魂太多?

更何況,他在築基境的肉身,可是遠超理論上限的!

如今入玄境了,才區區百萬斤力量,著實是不夠看了。

所以,他兌換了真龍精血和古神神骨。

這兩樣神物,都可以快速增強他的肉身。

取出真龍精血和古神神骨。

一團鮮血,瞬間衍化為真龍,猙獰咆哮,龍威浩蕩。

虛空震盪,凶煞彌天。

整個方家祖地都隨之一顫。

古神神骨則是爆發出厚重的神光。

古神虛影凝現,呈現天地之間。

好似自時空的彼端走來,一雙蒼茫的神眸,俯瞰天地。

殘存在神骨中的絲絲殘唸作用下,古神虛影好似甦醒了靈智。

厚重的神威,如神嶽鎮世,方圓萬裡顫動,無數生靈心頭一沉,生出臣服匍匐之意。

偌大真武,全都被古神的氣息所驚動。

無數強者、大能,各方巨擘,乃至是古老聖人,紛紛向方家方向投去目光。

方家……又發生了什麼?

為何會有神靈的氣息?

奈何如今的方家,被重重大陣所籠罩,縱是聖人也無法窺伺分毫。

始祖及眾老祖也被驚動,望向蒼穹,驚駭不已。

古神?!

臥槽!

少族長連特麼古神都帶回來了?!

真特麼挖大帝密藏去了?!

“方辰回來了?”

始祖驚疑道:“真龍精血、古神虛影……他又要整出什麼花樣?”

眾老祖壓下心頭的震驚,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現在無論少族長整出什麼動靜,哪怕是立地證道,他們都不會覺得奇怪。

一切神蹟,發生在他身上,都顯得理所當然。

因為,他是方辰!

此時,密室中。

桀驁的真龍,好似察覺了方辰要將它煉化。

震怒不已。

它乃真龍,遠古霸主,站在萬族頂端的絕對主宰!

除了早已泯滅的金烏一族,誰敢對它不敬?!

區區一個人族少年,居然敢煉化它?

找死!

真龍咆哮,龍爪洞穿虛空,以無雙偉力,抓向方辰。

方辰卻神情淡然,極為從容。

隻見方辰肉身呈現琥珀之色,粘稠的血脈,如岩漿一般激盪咆哮。

朵朵金炎熊熊灼燃。

一聲凶戾的啼鳴,憑空而起。

肉身氣機衍化三足金烏,陡然振翅飛出,一巴掌將真龍拍在地上。

金烏神火融於肉身,方辰如今說是金烏在世也不為過。

肉身氣機衍化的三足金烏,自然有遠古三足金烏的幾分神韻與凶威。

對於這區區精血所化的真龍,給它一巴掌都算是恩賜了。

真龍懵逼了。

怔怔地望向三足金烏,銅鈴一般的龍眸,滿是驚恐。

龍鱗倒卷,瑟瑟發抖。

三足金烏?

金烏一族的至尊?!

遠古初期,就已經消失不見的金烏,它隔了億萬年之久,居然還能碰見?

尼瑪,怎麼這麼倒黴!

真龍頓時慫了。

龍首匍匐在地,乞求原諒。

它雖隻是潛藏在精血中的一縷真念,但也不想再次消亡。

畢竟,真念存在,就有機會活出第二世。

隻是……方辰會鳥它?

顯然不會!

區區一道真龍真念,要之何用?

遠不及肉身提升而來的實在。

三足金烏振翅而下,一口將真龍吞了。

乾淨利落,動作熟絡。

金烏一族以龍為食,可不是說著玩玩的。

吞了真龍之後,三足金烏飛回方辰肉身。

磅礴的能量如浪濤一般,湧入肉身的每一個角落。

轟轟轟!

肉身金光流轉,火焰燃燒,極速地蛻變。

恐怖的肉身氣息,甚至直接影響了周遭虛空,泛起了道道波紋。

古神虛影有感,側目望去。

注視方辰良久,神眸中閃過訝然。

人族少年,居然能有如此肉身造詣?

難以置信!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