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陽天雙目火焰跳動,遙望天穹之中的那方小天地。

如怒目金剛,低聲呢喃,“待十方戰台再啟,我定屠儘萬族天驕,報我烈陽聖地眾弟子之血仇!”

而此時,已經迴歸的方少欽,此時正在府邸中閉關消化戰鬥感悟。

一縷縷氣機湧來。

體內的方家血脈,好似神龍甦醒,激昂地咆哮。

緩緩流動,似岩漿沸騰,又仿若琥珀泛散神光。

古老暴烈的氣息,悠長激盪,宛若火中神靈復甦!

周身九道耀陽憑空凝現,戰鬥感悟瞬間消化,火道再度蛻變,登臨道域大成!

整體實力,又拔升了近三成。

修為則是來到了入玄八重!

方少欽睜開了神眸,火光閃過,麵露無奈。

“少族長……你能不能進步地慢點。”

“給你背鍋,我壓力很大啊!”

不僅僅是方家弟子,方家各方強者,長老、太上,血脈都在緩緩地進化著。

雖然不及弟子進步的那麼快,但也有明顯的蛻變。

假以時日,血脈定然可以提升三成以上。

甚至,就連一眾方家老祖印記,也汲取到一縷縷生命氣機。

靈魂印記充盈了不少。

原本冇有一點實力可言,現在起碼可以稍微施展點道術了。

而且這種補充是持續性的,未來甚至有機會能讓他們靈魂印記蛻變,化為魂體。

那樣的話……他們或許可以活出第二世!

老祖們懵了。

縱他們無敵一世,立足巔峰,可謂見識了諸多風采。

此時也有點鄉巴佬的感覺了。

“這是什麼陣法?提升族人血脈不說,居然還能提升我們這些靈魂印記?”

始祖貴為聖君級彆的存在,見識頗多。

死死地盯著那方古老道圖,瞳孔劇烈收縮,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久久無法平靜。

“這難道是……造化聖陣?!”

“不可能吧?”

眾先祖聞言,滿目疑惑。

造化聖陣?

為何從未聽聞過。

九代祖直接問道:“敢問始祖,何為造化聖陣?”

始祖深吸了一口氣,壓下了心頭的震驚。

猶豫了半晌,搖了搖頭,緩緩道:“我隻在遠古遺址中,見過隻言片語的記載。”

“相傳……我們所在的玄武星域,本為一體,名為玄武神土。”

“直到有一日,一位無上存在,自星河儘頭逆流而來。”

“於玄武神土證道不朽。”

“那位存在感念與玄武神土的因果,於是佈下了一方大陣,助力玄武神土,向更高層次蛻變!”

“後來,玄武神土果然成功進階,衍化為如今的玄武星域。”

眾老祖聞言,頓時呆若木雞,人都傻掉了。

一方大陣,助力玄武神土衍化為一方星域?

這可是星域啊!

他們曾踏足真武之外,親眼見識過玄武星域的浩瀚。

一道無垠星河,貫穿星域,無數大界如河中塵沙,懸浮其中。

如真武這樣的世界,難以計數。

玄武星域的廣闊,是無法描述的。

縱是聖人,若無空間通道,想要橫穿星域,亦要百萬年之久。

“那方大陣……”九代祖吞了吞口水,艱難問道。

始祖點了點頭,“正是造化聖陣。”

“那豈不是說……我方家神山,有朝一日,可以蛻變為一方大界,乃至是星域?”有老祖驚呼。

眾老祖頓時呼吸急促,目露震撼以及……期待!

始祖搖頭失笑,“不太可能。”

“且不說這到底是不是造化聖陣,還有待商榷。”

“就算它真的是造化聖陣,也很難助我方家神山蛻變。”

“畢竟,當初佈下造化聖陣的乃是不朽的存在,我方家如今,可冇有不朽的存在,主持此陣。”

“不朽啊……”

始祖略有感歎地一笑,神情中有著絲絲落寞,與無限的嚮往。

畢竟,當年他也曾追逐過,隻是慘敗而歸。

“遠古浩劫之後,無人證道不朽。”

眾老祖聞言,眸中不由地黯然了幾分。

他們都曾是各個時代的絕世天驕,都誌存高遠,想要追逐那不朽之境。

可是……道途艱難,無人可窺不朽!

此時,方傲雪先祖卻是清眸微閃。

清冷地吐出一句。

“我輩糊塗,難窺不朽,少族長……未必!”

一眾老祖,乃至是始祖,都神情一震。

眸中泛起了光芒。

彼此互視,紛紛露出了笑容。

“傲雪所言極是!”

始祖哈哈大笑,“這世間,若論誰可證不朽,當方辰莫屬!”

此時此刻,真武之外,萬族陣營。

閉關靜心的大祭司,周身陣道仿若感知到了什麼,劇烈顫抖,好似十分驚懼。

大祭司陡然睜開了神眸。

眸中閃過驚恐之色。

“……造化聖陣?”

“真武世界出現了造化聖陣的氣息?!”

“這不可能!”

“早已被諸天大道毀去的陣法,怎麼可能再現人世?!”

大祭司長吐了一口濁氣,壓下了心頭的震驚。

才堪堪接受了這個事實。

神眸光彩流轉,貪婪之色充斥。

他以禁製獨尊玄武,陣道修為通天,自然無法抵擋造化聖陣,這陣法一道最為強大、玄妙的陣法,於他的誘惑。

“若能奪取造化聖陣,我突破大聖之境,指日可待!”

“隻是,如今局勢僵持不下,想要破冰,攻入真武,並非易事。”

“況且,若真武人族真的掌握了造化聖陣……以我現在的實力,也很難說能成功將造化聖陣奪來。”

大祭司思量了片刻,心中有了決斷。

“看來……是時候聯絡他們了。”

旋即,揮手擺下一方特殊的禁製。

大祭司在禁製眾滴入自己的一滴血,啟用禁製。

一道深邃的幽光,洞穿虛空,湧入黑闇亂流之中。

好似貫穿了時空一般,同諸天寰宇的某一處古老神界,取得了聯絡。

一道朦朧的身影浮現。

淡淡地瞥了一眼大祭司,語氣淡漠,好似滿是輕蔑。

“何事?”

大祭司拱手拜禮,態度極為恭敬虔誠,完全冇了往日的桀驁與霸道。

“回長老,屬下發現一方古老陣法,恐自身實力不足,無法取之。”

“望主族派人援助。”

“你天羽族,是在玄武星域吧?”主族長老淡淡道。

“回長老,正是。”

主族長老不屑一笑,“不過一方邊陲星域,能有何陣法,值得我主族出手?”

“造化聖陣!”大祭司沉聲迴應。

“什麼?!”

主族長老神眸怒睜,激射出萬丈神芒。

雖是隔了無垠距離,但大祭司還是感受到了一股難以承受的威壓。

窒息之感,撲麵而來。

“你確定是造化聖陣?”主族長老呼吸有些急促,神情不複淡然、倨傲。

“屬下確定!”

“空間座標發來,我這就派人前去!”主族長老匆忙離開,僅是其動作,便可見他對造化聖陣的在意程度。

旋即,光影消散。

大祭司露出了笑容。

雖然主族派人前來,他必然是無法再獲得造化聖陣的道圖,但哪怕隻是觀摩那道參天陣法,也足以讓他陣道突破,衝擊大聖之境!

與此同時。

在浩瀚無垠的寰宇之中,諸天的中央地帶。

一方雄踞三大星域的無上神族,陡然爆發出了無上神威。

一尊尊強大聖人,從秘地中走出,祭出空間聖器,強渡星河,前往……玄武星域!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