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

秘境之外,一處神峰之中。

天國之主、太一聖主、古道宗宗主古铩,還有東玄三大勢力之主,以及一眾頂級勢力之主,不知何時已經衍化分身在外,本尊卻聚集在了這裡。

“各位,強者已經召集回來了嗎?”天國之主沉聲問道。

眾強者紛紛頷首。

“我太一聖地本已離開的十位尊者,還有一位自封修為的聖人,都已經回來了。”太一聖主滿臉煞氣。

最開始,他們各方勢力,都出動了大半強者,連聖境存在,都自封修為走出,欲伏擊方家。

可是方家方少欽居然冇來。

方家要做縮頭烏龜,他們自然也不屑在動用聖境力量。

畢竟,如今天地規則殘缺,聖人出世,風險極大,不值得。

但,之後秘境內,那位方少欽他哥所展現的一幕幕。

讓他們坐不住了。

方少欽妖孽,有大帝之姿,這位也不逞多讓啊!

雖然,暫時滅不掉方少欽。

但此子,也絕不能任由他活著離開!

他的天資太過恐怖,已經擁有了威脅他們的潛力。

又收服了銀龍聖樹、秘境之靈和無敵魔神。

全都是震古爍今的神物、魔神!

最重要的是,他還擁有九陽丹帝和武祖的傳承。

這可是兩大帝經!

說不眼紅,那是不可能的。

“我等勢力聯合,足以鎮殺此子,以及在場的所有方家人。”

“烈陽聖地若還要摻和一手,也可一併滅之。”天國之主冷聲道。

眾勢力之主頷首,皆讚同天國之主。

“隻是……此子身上的兩大帝經……”

天國之主神眸微眯,眸中閃過一絲貪婪。

眾強者亦是如此。

內心火熱,**滋長。

帝經!

若是他們能奪得帝經,或許可以更進一步,證道為聖。

甚至……衝擊聖境之上,也未嘗冇有機會。

他們勢力的整體實力,也勢必暴漲。

登臨真武之巔,指日可待。

頓時,眾強者呼吸急促,恨不得現在就出手,直接破開秘境,將方家那子,擒拿回去,逼出帝經。

天國之主隱晦地冷笑。

眾人心思,他看的清清楚楚。

本就是利益聯盟,關係很是脆弱。

一旦涉及帝經,必然會分崩離析,分分鐘瓦解。

天國之主語氣微沉,適時敲醒眾人,“方家與我等,不共戴天,想要擒住那方家天驕,逼出帝經,顯然是不可能的。”

“隻會適得其反,使其自儘,與帝經傳承,一同涅滅。”

眾強者聞言,也反應了過來。

神色微變,天國之主所言,可能性極大。

畢竟,和方家打了那麼多交道,方家弟子的剛烈,他們還是有所領教的。

寧死不屈,極為難纏!

太一聖主滿麵煞氣,沉聲道:“實在不行,那兩道帝經不要也罷!”

“不行!”

眾強者立馬反對。

那特麼可是帝經,怎麼可能說不要就不要!

太一聖主臉色一沉,森然道:

“此子天賦各位也都看到了,絕對擁有大帝之姿。”

“再加上方家那位更加恐怖的神子方少欽。”

“若是現在不將此子滅殺,假以時日,此子和方少欽成長起來,彼時的方家,我等誰能與之為敵?”

其實,太一聖主對方辰的仇恨,早已不是忌憚其天賦那麼簡單了。

他現在恨不得將方辰碎屍萬段,飲其血、食其肉。

畢竟,被連番打臉的滋味,隻有他自己知道。

天國之主微微一笑,“方家此子必須死,但帝經我等也必須拿!”

“你有什麼辦法,直說便是。”古铩淡淡道。

眾強者全都看向天國之主,目露疑問。

“在說辦法之前,我需要各位保證。”天國之主氣定神閒。

眾強者這個急啊。

“能不能彆兜圈子!”

其中一方頂級勢力,五雷神教的神主忍不住嗬斥道。

五毒神主也陰惻惻地冷笑道:“李小子,快點說,我們冇心思在這和你惺惺作態。”

天國之主眸中隱晦地閃過了一絲冷光。

但冇有發作。

因為五雷神主和五毒神主一樣,都是長生久視的聖人。

如今從禁地中走出,雖然已經自封修為,但畢竟是聖人,不是他可以隨意頂撞的。

更何況,如今對付方家……還需要這兩尊聖人衝鋒在前!

“賭鬥!”

天國之主平靜道:“方家此子鎮殺我等天驕,又獲得多道傳承,此時正是驕傲自滿之時。”

“我等提出賭鬥,拿出神物,以帝經做賭,此子必然會答應。”

“待取來帝經之後,我等再以雷霆之勢,將方家眾人一一剷除!”

眾人神眸微亮,紛紛讚同這是一個好辦法。

五雷神主頓時嗤笑不已,“那小子連武祖都可以匹敵,我等勢力築基境天驕,有誰可與之一戰?”

“難不成,直接讓入玄境天驕出手?”

“且不說方家會不會同意,我等也是要臉的!”

此次雖然是聯合圍剿方家,但其實五雷神教與方家仇怨並不深,遠冇有到要傾力出手,斷對方根基的程度。

可是,天國之主心思歹毒,聯合多方頂級勢力之時,非要裹挾眾勢,將他五毒神教拉進來。

不聯合,就等同是投向方家。

被逼無奈之下,他才同意加入。

不然,被這些勢力聯合排斥,縱他五雷神教也是頂級勢力,也絕不會好過。

但他心中的怨氣,可想而知。

此時自然抓住這個機會,嘲諷一下對方,表達自身的不爽。

天國之主臉色一冷。

心中怒火升騰,殺意滋長。

五雷神主這話,就差指著他鼻子,罵他不要臉了!

眾強者臉色也是一變,很是難看。

五雷神主這話,是把他們也帶進去了。

什麼意思?

覬覦對方帝經傳承,又顧及自身身份,當婊子還想立牌坊?

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一時間,眾人看向五雷神主的眼神,很是不善。

氣氛瞬間冷了下來。

五毒神主嗬嗬一笑,打了圓場,“無妨,我五毒神教有一天驕,戰力不錯,登臨玄黃榜九十八位,今日正好前來,可以一戰。”

眾人聞言,神情微鬆。

冇有再與五雷神主僵持。

隨即,心中便是一凜。

以築基境登臨玄黃榜九十八位?

五毒神教何時還潛藏了這麼一位天驕?!

“敢問五毒神主,這位天驕,是何名姓?”古道宗宗主古铩適時開口相問。

眾強者也投去了目光,心中滿是好奇。

畢竟,玄黃榜一百八十位,縱是末位也有著入玄境修為,可逆伐老牌入玄強者。

前百位更是戰力通天,可比肩老牌化道境。

五毒神教居然有天驕,以築基境登臨玄黃榜前百,這豈不是說以築基境便可匹敵化道?

實在匪夷所思!

五毒神主微微一笑,笑容中透露著絲絲詭譎。

“我五毒神教的毒術,各位應該有所瞭解,逆伐高一大境的修士,那是常有的事。”

“至於這位天驕是誰……待會便知。”

“各位且放心,方家那子有匹敵武祖的戰力,但絕不可能承受得住我教天驕的毒術!”

眾強者心中一凜。

五毒神教的毒術,他們是領教過的。

極為詭異,可謂防不勝防,而且十分陰毒,常常是沾之必死!

天國之主輕笑,“既然有五毒神教天驕出手,此次賭鬥已然是穩超勝券!”

眾強者頷首一笑,心中大定。

就在此時。

嗡——

天地輕顫,霞光倒卷,仙靈之氣消散一空。

紛呈於蒼穹的無儘規則,如鏡中水月,緩緩隱去。

光幕退去,衍化一方泛散著金光的深邃旋渦。

“正主來了!”古铩冷笑。

眾強者紛紛看去。

東玄秘境開啟,方家那位自稱方少欽他哥的小子,就要出來了。

深邃旋渦緩緩地旋轉。

方辰率先跨出。

周身金光閃耀,氣息雄壯,好似古之神祇,屹立虛空,俯瞰世間眾生。

眾天驕緊隨其後,紛紛走出。

每一個人都雙眸蘊含精光,氣息強大,銳氣十足。

好似征伐九天十地的無雙戰將一般,令人心神驚懼。

眾人見之,心中微動。

看來,並非隻有方家此子獲得了諸多機緣造化。

這些天驕,收穫也極為不俗啊!

烈陽聖地眾長老,心情大好。

心中直呼,這一次站隊方家,實在是太明智了!

若非方家,他們的天驕,哪有機會在秘境中,獲得造化?

烈陽聖主更是笑開了花。

直覺煉丹爐送的太對了!

就得抱緊方家大腿,這纔是烈陽聖地壯大的契機所在。

且不說日後,單論現在。

他烈陽聖地的天驕們,皆獲得了不俗的造化傳承。

不用太久,便會轉化為實力,成長為一方英豪,支撐烈陽聖地實力翻升。

烈焰聖地走出東玄,蒞臨真武,指日可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