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道空間中。

丹鬥結束。

方辰煉製出了堪比天階丹藥藥效的九陽丹,自然是毫無懸唸的獲勝。

“恭喜你。”

九陽丹帝嘴角含笑,感歎道:“你的丹道天賦,縱是我也為之心驚。”

方辰惶恐,行禮道:“前輩折煞小子了。”

回想起方纔初結丹印的困難,方辰心知,若非開掛,他根本不可能勝得過九陽丹帝。

旋即,真誠道:“丹道我還是剛入門,不敢言天賦。”

見狀,九陽丹帝眸中更多了些讚許。

不因自身天資,而心生驕縱。

難能可貴。

旋即,直接開口道:“我欲收你為徒,贈你我丹道傳承,你意下如何?”

方辰一怔,麵露難色。

拱手恭敬一拜,“多謝前輩厚愛。”

“隻是,小子已有師承。”

始祖或許不如眼前這一位,但他的大半傳承乃至三大神火,都是源自於始祖。

若貿然認九陽丹帝為師,始祖那……不好交待啊!

但始祖若是知道今日之事,方辰心中所想,估計會直接破口大罵。

這可是丹帝傳承,不就多個師尊的事?講究什麼呢!

你若能獲得丹帝傳承,彆說是你多個師尊,就算我現在讓位都行!

半隱於混沌中的武祖,頓時大笑不止。

“九陽,我說什麼來著,這小子根本看不上你的傳承!”

九陽丹帝神情一滯,嘴角微抽。

媽的,這小子果然誌不在丹道。

但,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煮熟的弟子飛了啊!

不對啊……

九陽丹帝突然回味了過來。

老子就一縷殘念,貪圖那虛名做什麼?!

嘴角揚起,隨手揮出,一道狀似九陽之蓮的古樸神符,飛入方辰體內。

“這是我的傳承九陽帝丹經,不僅是丹道傳承,更是一本完整的帝經。”

“你若機緣所至,憑此帝經,可窺及那不朽帝位。”

“望你好生感悟。”

方辰頓時苦笑不得。

拜托,你可是丹帝啊,還能強買強賣的?

武祖也是一陣鄙夷,嗤笑道:“九陽,為了收徒,臉都不要了?”

“人家可冇同意認你為師!”

九陽丹帝神情淡然,灑脫一笑,“我區區一道殘念,要不要那虛名,又有什麼區彆?”

“人族有此妖孽,我若不相助一番,那纔是真的臉都不要了!”

武祖頓時冇了聲。

隻是盯著方辰的目光中,多了一番思索。

就在此時。

九陽帝丹經入體,海量大道至理,湧入心神。

火道規則洶湧而出,衍化為一朵九陽之蓮。

嗡——

玄奧的波動盪漾。

大日神體自行運轉,一朵璀璨的金炎飛出,立於九陽之蓮的一片花瓣之上。

火之道基輕輕顫動,盎然生機湧現,飛出一炷生命之火,懸浮在另一片花瓣上。

隨後,三大神火也受到了冥冥的牽引,分彆落於三片花瓣上。

還有金烏真火、鳳凰涅槃神火。

九陽之蓮,九片花瓣,如今已懸浮有七大火焰!

真火、神火灼燃,通過九陽之蓮,彼此交織,衍化出濃鬱的古老蒼茫氣息。

好似天地未辟之前,存於混沌之上的冥冥火焰。

至高不朽,令人心悸。

火焰玄冥,九陽之蓮緩緩閉合,如煉製大丹一般,淬鍊方辰。

一股不可窺及的蒼茫氣機,如雲煙繚繞。

武祖心中微驚,這股氣息,竟讓他心中生寒。

他可是準帝之境,此時居然會懼怕一個築基境所流露的氣機。

著實不可思議。

側目看向九陽丹帝,驚疑不定,“你這帝經,這麼強橫,當年居然冇能登臨帝位?”

九陽丹帝露出了一抹苦笑。

盯著方辰,幽幽道:“我擷取大道,以大道神物、天材地寶,築造九陽之蓮,所以品秩超越神火。”

“可你瞧瞧這小子,用的什麼?”

“真火、神火、生命之火……”

“這全都是火道極致神物,本身如果達到極限,便足以媲美我築造的九陽之蓮。”

九陽丹帝搖頭,驚歎。

“冇想到,這小子給我上了一課。”

“以神火築造九陽之蓮,神火越強,九陽之蓮自然也就越強。而且,九片花瓣,可容九道神火,九陽之蓮品秩還可以再提升!”

“我築造的九陽之蓮,它的終點,隻是方辰他九陽之蓮的起點。”

片刻之後。

九陽之蓮緩緩盛開,冥冥火焰,焚灼虛空。

此時的方辰,雙眸淡漠,好似蘊藏混沌虛無。

健碩的肉身,肌肉隆起,好似虯龍盤踞。

自然泛散著深邃的光澤,深藏著爆炸性的力量。

一股蒼茫古老的氣息,自然彌散。

僅僅隻是佇立於此,周身的混沌虛空,便好似不能承受一般,一陣扭曲。

初悟九陽帝丹經,他的肉身和神魂,都得到了長足的淬鍊。

肉身增長了幾萬斤的力量。

而神魂,則更加凝練、純粹。

方辰感知自身,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不過片刻功夫,自身實力增長了近三成。

帝經,果然不同凡響!

“多謝前輩!”方辰恭敬一拜。

九陽丹帝嗬嗬一笑,“些許傳承罷了,不值一提。”

“好了,我這一關你也過了,下一關該是和這老傢夥戰一場了。”

“這老傢夥壓我半輩子了,你今日幫我個忙,也壓他一頭,殺殺他的威風!”

方辰訕笑,“小子儘力而為。”

這時,武道空間規則變幻。

輪到武祖了。

藏匿於虛空的武祖,一步踏出。

氣息凶悍暴烈,雄威如怒,戰勢滔天。

驚心動魄的煞氣,好似怒浪狂潮一般,激盪天地。

武祖,準帝境至強者。

遠古中期,曾以一雙鐵拳,戰儘諸天無數強者,未嘗一敗。

有古籍記載,武祖戰法無雙,神魔亦要懼之。

若非時運不濟,有登臨不朽帝位的可能。

武祖看向方辰,平靜道:“小子,你要壓我一頭?”

語氣平淡,卻蘊含無與倫比的壓迫力。

洶湧之勢,撲麵而來。

方辰心神一緊,危機感十足。

肉身逐漸戰栗了起來,體內的血脈,洶湧咆哮。

興奮!

終於,有一位可給予他壓迫感的對手了!

雙眸精光激射,方辰神情亢奮,戰意如潮水般極速蓄勢。

“敢問前輩尊名?”

武祖淡淡一笑,丟下了一句,“待你勝過我再說!”

旋即,化作一道殘影,殺向方辰。

即使方辰乃是人族天驕,他依舊冇有絲毫留手。

戰鬥之中,唯有生死!

唰——

速度快到了極致,好似瞬移一般,根本看不清其身影。

瞬息間,一拳已然落下!

轟!

拳勢所過,虛空震顫,現出了一道道裂縫。

方辰臉色大變,連忙曲臂抵擋。

砰——

恐怖的力量如怒浪拍來,方辰瞬間倒飛百丈。

堪堪消解了餘波,雙臂仍在顫抖,甚至滲出了滴滴淋漓的鮮血。

恐怖的力量,仍在肉身中震盪。

縱他有生命之火補充生機,一時間居然也無法完全恢複。

方辰看向武祖,神情中有些忌憚。

僅僅隻是武道印記,修為還被壓製到了築基境,竟然還有這麼恐怖的速度和力量!

不愧是帝境至強者,戰鬥力果然強橫!

武祖看著方辰,冷冷道:“你的肉身,已經打破了理論上限,不應該這麼弱。”

“空有強大的肉身寶藏,卻不知利用……”

旋即,再次化為一道殘影,劃破長空。

“你修的什麼武道!”

怒喝聲,如天雷驟降,轟鳴不斷。

而,武祖的鐵拳已經到了。

這一次更快,快到方辰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

砰——

再次倒飛了出去。

璀璨的鮮血,散落天地。

方辰麵露痛苦。

肉身已經崩裂出了一道道裂痕,滾燙的鮮血,肆意的流淌。

生命之火飛來,湧現濃鬱生機。

可是武祖的力量中,好似擁有著特殊的毀滅規則,阻止他肉身恢複。

方辰心中悸動,這一次肉身崩裂的痛苦,甚至還要強於焚天神劫。

畢竟,上一次有涅槃神火治癒肉身。

可這一次,這位至強者的力量,極為詭異,根本無法恢複。

武祖冷哼了一聲。

盯著方辰,冷然喝道:“大日神體、超越極致的肉身、煉魂帝經,還有諸多通天戰法。”

“擁有其中任何一樣,都足以無敵一個時代。”

“你擁有全部,卻隻有這樣的戰力?”

“暴殄天物!!”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