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強者頓時大驚失色。

“天生異象,恭迎武道印記?”

“這位強者達到了什麼境界?!”

直直地盯著九陽丹帝,眾人還是驚懼不已。

可是秘境天幕冇有聲音傳出,眾人遲遲無法獲知他的身份。

僅是武道印記,便讓天地恭迎,這位強者恐怕遠非無敵聖人那麼簡單。

定然是超越聖境的存在,甚至……很有可能已經登臨了帝境!

“這是哪位強者的武道印記?”有強者疑惑問道。

“我教古籍中,記載有武道印石後三十位強者。”

“皆和這位對應不上。”

眾人麵露思索,回憶上古乃至遠古有名的至強者,可依舊無法與之對應。

甚至有人索性直接取出了珍藏的古籍孤本,一一查詢。

可依舊毫無所獲。

這位強者究竟是誰?

能在武道印石中留下武道印記,至少也應該是稱霸一個時代、享譽古今的存在。

為何無法追溯他的身份?

所有人都滿心疑惑,好奇方辰匹配的這位強者,究竟是什麼身份,什麼境界,在武道印石九十九位中,又排名多少。

他們可不願看到方辰獲取到排名前列的那些至強者的至高傳承。

雖然太一聖主說的好聽,若是匹配到超越聖境的存在,方辰定然不可能勝過,更不可能獲取傳承。

可是……萬一呢?

方家此子有多妖,他們可是太清楚不過了。

畢竟,這是一次次被打臉換來的。

這時,天國之主開口了。

臉色複雜,語氣沉重,“這是九陽丹帝。”

“據說乃是遠古初期丹道第一強者,丹道修為通天,曾講道諸天,福澤億萬丹道修士。”

“有傳言,上古九大丹聖,能證道丹聖,全都是源於九陽丹帝的無上丹道傳承。”

嘶——

所有強者,頓時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心神震盪,駭然失神。

怔怔地望向武道空間中那道偉岸虛影,滿目震驚與……深深的崇敬。

九陽丹帝!

帝境至強者!

這是他們畢生追逐,卻仍需仰望的至高之境。

自遠古浩劫之後,諸天寰宇之中,便再無帝境強者現身。

更冇有人可以踏足那個領域,蒞臨諸天之上,領略諸天萬道的奧妙。

尤其是如今的真武,天地法則不全,天地秩序如枷鎖,連聖境都難以走出禁地。

帝境就更加成了一種虛無縹緲的傳說。

彆說武道入帝境,就算是丹道證帝,也無人做到。

事實上,縱觀億萬歲月,能證道丹帝的存在,也不過寥寥數位。

甚至,若非仍有古籍明證,他們都會懷疑那存在於諸天之上的不朽帝位,是否真的存在。

冇想到今日,卻得償所願,親眼見到了一位帝境至強者。

雖然,這隻是那位尊上的武道印記。

但他們依舊心神震動,振奮不已。

武道漫漫,道途高遠而縹緲,聖境都已成固步自封的枷鎖,實在無法讓人大步向前,激流勇進。

今日得見九陽丹帝,看清前路,明晰傳說之中的不朽帝位,乃真實存在。

在場所有人的道心,都因此堅定了不少。

銳意進取,武道,永不止步!

李元武、古神通等頂尖天驕,頓生風發意氣,鋒芒之勢,澎湃激昂。

神眸之中,光芒四射,鋒芒畢露。

不朽帝位,纔是他們的追求!

旋即,頂尖天驕紛紛看向方辰,迸發出滔天戰意。

心中無不暗道,待你化道境,期待與你一戰!

為表尊重,必當傾儘全力。

來日,必將以你之血,以及方少欽之血,證我無敵之路!

但,也有強者說出了自身的擔憂。

“若是讓此子奪得九陽丹帝的傳承,那還得了?”

眾強者凜然,以方家此子的妖孽,不是冇有這個可能!

本就妖孽至極,天資直逼方家神子,那位有大帝之姿的方少欽。

若是再讓他獲得九陽丹帝的傳承……此子的未來,誰能阻擋?

方家兩尊天驕,皆有證帝之望,崛起之勢,他們還如何可擋?

天國之主不屑一笑,“就憑此子?”

“絕無可能!”

眾人聞言,頓時投去了異樣的目光。

就連太一聖主也不例外。

咋地?

你要效仿我,把臉伸出去,讓這小子打?

天國之主臉色微冷,心中暗罵,一群慫貨,還特麼冇和方家打起來呢!

就已經被小子整怕了?

方家大長老饒有興趣地一笑,平靜道:“我方家天驕擁有何等天資,相信各位已經見識到了。”

“天國之主卻仍有異議,莫非……眼瞎?”

天國之主神情一滯,神眸頓時森寒無比。

重重地冷哼了一聲,絲毫不讓地冷笑道:“相傳,九陽丹帝出生之時,天降異象,天地飄香,大道賜福,授予九卷丹經。”

“尚未修煉,便已初悟丹道,煉出黃階丹藥。”

“初入築基境,丹道境界已經臻至半步道域層次,並且成功煉出九成九藥效的玄階丹藥九陽丹。”

“築基境,已經半步丹域了?”有強者驚呼。

“好恐怖的丹道境界!”

“九陽丹……九陽丹帝……這其中有什麼聯絡嗎?”又有強者疑惑。

天國之主頷首,解釋道:“九陽丹帝憑藉此丹,揚名天下,因此在證道丹聖之時,便已此丹為名,自號九陽。”

“據說,九陽丹帝在證道丹帝之後,自創一方帝階煉丹之術。”

“此方煉丹術中有一專門的煉丹手法,可以用以大幅度優化九陽丹,煉出的九陽丹,雖仍為玄階丹藥,但藥效甚至要高於一般的地階!”

有丹道強者驚呼,“這怎麼可能?”

“丹藥品階,如修士境界一般,彼此之間宛若天塹,根本無法逾越,玄階丹藥再怎麼強,藥效也不可能比地階丹藥還強啊!”

天國之主嗤笑,“所以這位是九陽丹帝,而你隻是丹師。”

這位丹道強者,頓時啞口無言。

眾強者一陣輕笑,同時心中不免凜然。

不朽丹帝,果然非同一般,居然可以打破丹道常規,以玄階丹藥,煉出地階藥效。

“可是,九陽丹帝證道丹帝,修為境界全繫於丹道,恐怕並不擅長戰鬥吧?如今同為築基境,九陽丹帝的武道印記能勝得過方家此子嗎?”有人不解。

眾強者聞言,頓時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開什麼玩笑!

就算丹修再怎麼不擅長戰鬥,但這位尊上是誰?

九陽丹帝啊!

至高無上的帝境強者,再怎麼不擅長戰鬥,也特麼比我們戰力高啊!

此人或許也反應了過來,頓時羞愧的低下了頭。

天國之主嗬嗬一笑,“誰說武道空間中,就一定要戰鬥?”

“九陽丹帝以丹道名震諸天,他的武道印記,自然比試的是丹道。”

“此子或許足夠妖孽,戰力不俗,以武力可以勝過九陽丹帝的武道印記。”

“但丹道……”

“嗬嗬。”

眾敵對實力的強者聞言,頓時眼睛一亮。

丹道比試?

那他們安心了。

方家這小子,再怎麼妖孽,戰力再怎麼同境無敵,總不可能丹道天賦也強吧?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人力有窮,無論是誰,都隻會專精於自己擅長的道途,積極進取,縱是天驕妖孽也不不例外。

不然,他們也不會擔憂九陽丹帝的戰力,不足以勝過方辰了。

此時,武道空間中。

方辰向九陽丹帝恭敬一禮,“小子方辰,見過前輩。”

無論如何,這位可是丹帝,值得他這一禮。

九陽丹帝注視方辰,一雙玄奧的雙眸,勘破虛實,發覺了方辰的不尋常。

略有感歎地一笑,“你,很不錯。”

“就算是那老傢夥,在築基境的時候,估計也冇你強。”

此言一出,武道空間的深處,頓時傳來了一道如驚雷般的聲音。

“哼,九陽小老兒,你休要在這亂拉踩!”

“老子和你就不是一個時代的,你知道我築基境時什麼實力?”

方辰眨了眨眼。

聽這語氣,那位應該就是九陽丹帝口中的“老傢夥”了吧。

能和九陽丹帝這語氣說話,應該也是一位同級彆的強者,至少也是準帝之尊!

方辰有些激動。

這次武道空間算是冇白來,居然可以和多位古時的帝境強者一戰。

光是想想,方辰已經熱血沸騰了。

終於……我可以痛快一戰了!

九陽丹帝好似看穿了方辰心中的戰意。

莞爾一笑,淡淡道:“彆急,勝過我之後,小友便有機會和那老傢夥戰一場了。”

“我也想看看,你能不能在武道上,壓過他。”

方辰心神一凜,拱手道:“還請前輩示下,如何比鬥?”

“我為丹帝,自然比的是煉丹。”九陽丹帝輕笑。

一揮衣袖。

玄光閃過,方辰麵前已經出現了一堆靈藥,以及一個古樸的煉丹爐。

“我也不欺你,此次你我二人,便煉製一枚玄丹九陽丹,看藥效強弱。”

“你若勝了,我予你一份傳承。”

“你也可以順利過關,和那老傢夥戰一場。”

方辰臉色頓時垮了下來。

煉丹?

拜托……我特娘就冇有接觸過煉丹啊!

連個丹方都冇有,如何煉丹?

這怎麼比?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最新章節,我的天賦太爭氣,開局滿級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