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巾幗 第六十二章 獲得李米堂準確位置

小說:鐵血巾幗 作者:輕舟遠房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源網站:siluke

-

高文和還是第一次參見這樣的偽裝行動,扮成赫平的手下,心裡有些緊張,聽到吳君辯解,為了穩定一下自己的心情,也嚴厲地說:“吳經理,現在這種非法違法報刊很猖獗,尤其在站前大街這一帶,你們江河旅館來往人員複雜,極有可能就是你們的顧客散發出去的,如果真是通過你們江河旅館散發出去的,你們責任可就大了”。

吳君躬身站著,陪著笑臉麵,“警官,請您理解,不是我們不檢查,我們確實有無能為力呀,我們怎麼能隨隨便便的搜查顧客的箱子和皮包哪,二位警官有什麼吩咐,我一點配合”。

赫平把那份山城新聞日報又放回皮包裡,說:“我們理解你,你們也要理解我們,這樣吧,你把住宿登記簿拿出來我看看,有冇有可疑的人員”;“啊,好的好的,住宿登記簿在這裡”,吳君充忙的答應著。

吳君在櫃檯裡拿出一個藍色封麵的記錄簿,記錄簿十六開的,很厚,放在櫃檯上,說:“二位警官,住宿登記簿在這裡,您自己看吧”,赫平拿起住宿登記簿,找到當日登記住宿記錄,看了看,住宿登記簿記載著房間牌號,顧客的姓名,身份職業,從哪裡來等等,一樓二樓是普通客房,顧客不多,房間空置率達到百分之七十,如果價格不高,那隻能虧本了,三樓以上是貴賓套房,三樓的貴賓套房的記載有些奇怪,隻是籠統的寫著宛城李先生,木材生意商人,冇有具體的房間號。

赫平心想,現在知道了李米堂確實住在江河旅館,也知道住在三樓貴賓套房,但是不知道具體的房間牌號,也不好動手啊,還要繼續查一查,一定要查到李米堂的具體房間牌號。

赫平故意裝出一副很不滿意的樣子,指著住宿登記簿三樓貴賓套房的記錄說:“吳經理,你們有問題呀,這個三樓貴賓套房的記載怎麼這麼簡單,冇有名字,也冇有具體的房間牌號,難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嗎”。

吳君急忙拱手施禮說:“誤會,誤會,警官先生,這件事怨我冇有說清楚,這位李先生從宛城來,宛城還是**的地盤,說是有秘密的事情,隻讓記載宛城李先生,木材生意商人,他們把整個三樓都包下了,按理說住在那個房間都可以,人家自己說了算,所以,所以——”。

“所以,你們就可以不做詳細記載,如果就此了漏掉反日分子你們擔待的起嗎”,赫平不等吳君把話說完,就嚴厲地說,“現在反日分子的活動猖獗,這些反日的報刊公開在大街上叫賣,你們對每一個細節都不應該放過,是什麼人這麼狂妄,我們要搜查,會會這位李先生,究竟是何許人也”。

赫平和高文和來到江河旅館追查李米堂的下落,知道李米堂住在江河旅館三樓,隻是還不知道具體房間,決定以搜查違禁報刊的名義對三樓進行搜查,會會李米堂,於是要求吳君帶路,赫平和高文和隨後,奔三樓而來。

三個人一到三樓樓梯口,就看見兩個壯漢,身穿黑色綢緞衣服,腰上彆著盒子炮,盒子炮的機頭已經打開,一副隨時準備戰鬥的狀態,這兩個壯漢看到吳君領著人上樓,馬上迎了上來,不滿意的說:“吳經理,什麼事,三樓已經被我們老闆包下來了,不是和你們說過嗎,閒雜人等不能隨便上來,他們是什麼人,上樓乾什麼”。

吳君急忙陪著笑臉,回答:“二位先生,對不起了,這二位是廬城特高課的長官,發現附近有人買賣違禁報刊,一定要上樓看看,我也是冇辦法,望二位行個方便,和李先生通報一聲”,高文和疾步走到吳君前麵,掏出特高課證件遞給一個壯漢,神態傲慢的說:“先生,對不起打擾了,我們也是例行公事,現在山城政府的報刊在廬城銷售猖獗,我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地方的,無論是誰倒要接受檢查”。

強龍不壓地頭蛇,那個壯漢聽說高文和是廬城特高課的警官,知道惹不起,不敢阻攔,冇有敢接高文和的證件,而是抱拳拱手說:“原來是特高課的警官,失敬失敬,請跟我來,我去和我們老闆通報一聲,我們老闆住在三0七號”。

江河旅館三樓的走廊都鋪著厚厚紫紅色地毯,顯得雍容華貴,貴賓套房都是套間,三樓一共隻有幾個房間,三0七號在最西側,那個壯漢走過去敲了敲門,和房間裡麵的人說了句話,然後推門進了三0七號,過了一會兒,那個壯漢從房間裡出來,向高文和作了一個請的手勢,“警官,請吧,我們老闆請您進去”。

三樓307號房間裝修風格一派江南風格,客廳是落地窗,落地窗外麵還有一個露天的陽台,陽台裡擺放著實木桌椅,客廳的窗簾是紫色綢緞,客廳裡有一套真皮沙發,牆上的壁畫也是小橋流水人家,椰樹竹林。

高文和注意到客廳裡家有一個衛士,這個衛士個頭不高,但看起來短小精乾,腰間彆著一把勃朗寧手槍,高文和心裡盤算了一下,一共是五名衛士,樓下大堂兩名,三樓的走廊裡兩名,307號房間裡還有一名,看樣子這個帶勃朗寧手槍的傢夥是個頭目。

赫平和高文和進入307號客廳,正要說話,看到李米堂從裡麵的房間裡走了出來,李米堂中等個頭,偏瘦體型,三十多歲,赫平和高文和對望了一眼,看裡李米堂外貌,和情報上說的吻合,這個傢夥是李米堂確定無疑。

李米堂看到進入房間的赫平和高文和,一臉不耐煩的樣子,冇好氣的說:“你們是乾什麼的,我是應木村閣下邀請,來這裡和長島野先生談判的,你們不知道嗎”。

長島野,赫平從陸珊的情報中知道這個傢夥是特高課政治調查室主任,策反專家,自己的證件就是廬城特高課經濟調查乾事,如果說不認識長島野,肯定會引起李米堂的懷疑,現在已經確定了李米堂的位置,見好就收吧,赫平急忙陪笑道:

“奧,是長島太君的客人,失敬失敬,我們是追查反日出版物的攜帶者,即然是長島太君的客人,就不打擾了,告辭告辭”。

赫平和高文和向李米堂躬身施禮,轉身離開307房間,二人剛剛走出房間,“砰——”的一聲,307房間的房門被狠狠的關上了。

離開江河旅館,走在都督大街的馬路上,赫平左右看了看,冇有人注意他和高文和,於是低聲地問:“文和,有點譜了嗎”,高文和點點頭回答:“江河旅館有五層樓房,李米堂的房間正好在三層,房間裡還有一個露天的陽台,機會難得,我們可以從樓頂上,順著繩索爬到露台上,乾掉李米堂,然後再順著繩索落到地麵,困難的是如何把李米堂房間的衛士引開”。

赫平笑了笑說:“中尉,你野戰能力強,已經考慮好如何撤退了,這一點很重要,但是搞陰謀詭計是外行,如何把李米堂房間的衛士引開我自有辦法,哈哈”。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鐵血巾幗,鐵血巾幗最新章節,鐵血巾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