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巾幗 第一百一十九章 秦篙在昌城

小說:鐵血巾幗 作者:輕舟遠房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源網站:siluke

-

黃昏時分,陸珊和高文和回到了熊耳村,幾天前他們襲擊了日本海軍觀摩團,引起了很大的震動,受到了上峰的嘉獎,同時指示她們馬上尋找秦篙的下落,秦篙這個人在**內部關係很廣,秦篙的變節可能會引起連鎖反應。

上午,陸珊和高文和到廬城機場街霍家書行見到了譚老闆,譚老闆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情報,秦篙在昌城,職務是特高課派駐昌城特派員,設計一個除掉秦篙的計劃,陸珊她們可以假扮特高課人員,去昌城把秦篙誘騙出來,還給了陸珊一封假冒的木村親筆信。

陸珊和高文和興高采烈的回到熊耳村,見到赫平,聽到陸珊的介紹,赫平也很高興,不過,赫平傳達了上峰的另外一條指令,爭取抓獲秦篙,然後帶著秦篙一起撤離皖北山區,回到豫西b集團軍總部,這是總部的最新命令。

對於總部的安排,陸珊有些意外,在陸珊的房間裡,陸珊疑惑地問:“赫參謀,去年總部的命令是長期潛伏皖北山區,襲擾日軍的交通線,怎麼會突然調我們回去哪”,赫平把總部的電報遞給陸珊,也是一臉疑惑的回答:“我也不清楚,總部電報是這樣回覆的,我們隻能執行命令”。

高文和聽說要撤離,心裡有些不捨,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關係網,而且自己的部隊對皖北山區越來越熟悉,“撤離,我們建立起來的關係網就全部作廢了,還有我們建立的幾個立足點,也都廢棄了”。

赫平說:“總部有總部的安排,我們必須服從,撤回後方,也不錯呀,你可以申請休假,和黎楠楠結婚了,過一過小日子,生一堆孩子,啊哈哈”。

高文和職位較低,這樣撤不撤離的大事,由陸珊和赫平決定,他又提出自己的疑慮:“陸參謀,我們除掉秦篙應該冇有問題,在昌城還有盧江幫助我們,但是要把秦篙這樣一個大活人帶出昌城,還要帶回總部去,穿過日本人的幾道封鎖線,難度很大,很不容易”。

高文和提出的這個問題,是實實在在的難題,如何把一個大活人完完全全的帶出昌城,還要帶回總部去,確實困難不小,想了一想,赫平回答:“文和,是這樣,總部的意思,秦篙這個人人脈很廣,在我們內部一定還有人和秦篙有聯絡,把秦篙帶回總部,就能夠把內奸揪出來,是很不容易,但是這件事很重要,隻有把秦篙帶回總部,才能把他的關係網挖出來”。

陸珊說出可自己的計劃:“赫參謀,文和,我有一個想法,找相馬鎮的秦掌櫃搞一輛吉普車,我們可以冒充特高課的人員,去昌城把秦篙接出來,我這裡有一封假冒的木村親筆信”。

最後三人商定,去昌城抓捕秦篙,人員精乾一些,行動方便,郝明貴帶隊去雲霧村,和張大山、林項彙合,陸珊,赫平,高文和,李久福,魯明組成一個精乾的小組,去昌城實施抓捕秦篙的任務。

天氣多雲,剛剛下過一場小雨,昌城福祺記酒樓門前的柏油路像似被水清洗過一樣,乾乾淨淨,微微折射著亮光,中午時分,陸珊和高文和來到福祺記酒樓,二人還是一副小夫妻模樣,陸珊穿著碎花格布旗袍,戴著一頂女士遮陽帽,時尚優雅,高文和紫色夾克,戴著金絲眼鏡,短髮,精明乾練,二人緊緊地依偎在一起,走進了福祺記酒樓,在福祺記酒樓二樓202房間見到了等候多時的盧江。

昨天,陸珊幾個人秘密來到昌城,陸珊,赫平,高文和,李久福,魯明五個人,陸珊和高文和進城和盧江聯絡,其他幾個人隱蔽在下河村盧江家,約好了今天中午在福祺記酒樓二樓202房間會麵。

盧江還是老樣子,灰色產長衫,一副近視眼鏡,看起來像一位教書先生,盧江緊緊地和陸珊、高文和握了握手,“陸參謀,早就盼著你們回來,快坐吧。我準備了幾個小菜,我們邊吃邊吃邊談”。

陸珊在圓形餐桌旁坐了下來,餐桌上幾個小菜已經擺好了,還有一盤糖醋鯉魚,一盤東坡肘子,一盤福祺記酒樓的特色——牛肉餡餅,一瓶廬城老窖,陸珊歉意的說:“盧先生,這太奢侈了,我們就兩個人,其他人隱蔽在城外,一起進城目標太大”。

盧江:“陸參謀,不用客氣,來我們福祺記酒樓的,都是貴客和富商,點的菜太寒酸了,容易引起懷疑”,盧江給高文和到了一杯廬城老窖,接著說道:“你們上次除掉浦誌,引起了很大的震動,從廬城來了兩個特高課的大人物,專門負責調查此事”。

高文和擔心地問道:“盧先生,從廬城來了兩個特高課的大人物,專門負責調查此事,是什麼樣的大人物,他們冇有懷疑你吧”;盧江搖了一下頭,回答:“兩個特高課的大人物,一個是日本人,長島野,另一個是華夏人,蔣裕光,他們發現了你們狙擊浦誌的位置,說是在唐家客棧房頂,我是一個文人,平時管管錢糧什麼的,不會引起他們的注意”。

聽到蔣裕光這名字,陸珊心裡很不舒服,心裡也有些警覺,急忙追問道:“盧先生,這兩個特高課的人物,長島野,蔣裕光,現在還在昌城嗎”,盧江想了想,回答:“走了,已經走了一段時間,我隻是就見過他們一麵,被他們叫過去問話,這兩個人很難對付,聽說是木村的親信”。

盧江:“日本人長島野,很狡猾,他對浦誌被殺的事,還是很疑惑,提問了我幾次,為什麼浦誌會到福祺記酒樓用餐,我隻是推說是浦誌找的我,我原來浦誌根本就不熟悉,也冇有見過幾麵,總算矇混過關了”

如果蔣裕光在昌城,那麼陸珊的行動就多一份障礙,赫平和高文和要冒充廬城特高課的人,如果撞在一起,就麻煩了,蔣裕光既然已經離開了昌城,這個麻煩就不存在了。

“有一個叫秦篙的人,是廬城特高課的特派員,現在也在廬城”,陸珊話入正題,“盧先生,秦篙這個人你知道嗎”;“秦篙”,盧江思索了一會兒說:“到是有一位秦先生,說是從廬城來,個頭不高,瘦瘦的,幾天前警察署舉行宴會,歡迎這位秦先生,警察署長和副署長非常尊敬他,至於叫什麼,我冇有問,會不會你們要找的秦篙”。

陸珊和高文和對視了一下,點頭回答:“是,一定是秦篙,他是廬城特高課的特派員,來昌城相當於欽差大臣,警察署長和副署長肯定極力巴結,秦篙的情況你瞭解多少”;“奧,瞭解一些”,盧江回答:“他就住在這條街的最西側,怡紅會館,還是我幫助安排的”。

高文和疑惑地問:“怡紅會館,是個什麼地方,秦篙應該住在賓館或者酒店”;盧江有些尷尬的看了陸珊一眼,回答說:“怡紅會館,說白了就是妓院,秦篙堅持要住在哪裡,說是地方那地方隱秘,警察署也冇辦法,隻能照辦,一應費用都有警察署買單,因此我有機會接觸秦篙”,畢竟有女士在場,盧江覺得有些話還是難以啟齒。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鐵血巾幗,鐵血巾幗最新章節,鐵血巾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