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血巾幗 第一百零二章 解救人質

小說:鐵血巾幗 作者:輕舟遠房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2 源網站:siluke

-

山區景色綺麗,氣溫涼爽,尤其是夏季,為了早一點到達昌城,陸珊要求大家拂曉趕路,中午時分,來到昌城南麵的夾金嶺,夾金嶺山峰不高,據說盛產黃金,曾經是淘金人嚮往的地方,現在因為戰亂淘金人都散去了,隻是留下了一些木屋和木架子。

陸珊和高文和、赫平商量:“二位,按照地圖指引,過了夾金嶺,再有一兩個小時,就快到昌城了,我的意思,現在昌城附近找一個村落安頓下來,瞭解瞭解昌城的情況”,赫平表示同意,回答:“這樣最好,我們還不能冒然進城,我聽說昌城情況也很複雜”。

突然,走在前麵的李久福,打了一個停止前進的手勢,高文和看到了李久福的手勢,知道有情況,急忙揮手命令道:“停止前進,就地隱蔽,不能出聲”,說著和陸珊緊走幾步追上了李久福,高文和低聲問:“老李,什麼情況”。

“有人,都帶著武器”,李久福指了指不遠處的山坡,陸珊撥開濃密的樹枝,透過樹枝縫隙看著前麵的情況,隱隱傳來了女人和孩子的哭聲。

大約距離陸珊所處位置有二三十米,在一塊稍微平整一點的空地上,一個男子,有三十多歲,**上身,雙手反綁著,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到:“大當家的,大當家的,你說的這些我都會儘力滿足你的,大洋我會馬上籌集,隻是求你放了我的妻子和孩子,孩子還小,妻子是個大家閨秀,冇見過這個場麵,嚇壞了”。

圍在男子身邊有十幾個人,都是山民打扮,手裡的武器很精良,一水的三八大蓋,一個頭領模樣的人,五十歲左右的年紀,禿頭,鬍鬚濃密,一臉的凶相,懶散的坐在一棵低矮的樹杈上,手裡握著一支駁殼槍,聲音有些沙啞:“盧先生,你不用哭窮,我們盯了你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家財萬貫,會拿不出八千大洋,現在放你回去,你準備八千大洋,馬上就可以把你的妻子和孩子贖回去”。

陸珊明白了是土匪綁票,不遠處的草叢中,躺著一個女子和兩個五六歲孩子,女子長得模樣看不清,隻能看到女子穿著旗袍,裸露的小腿上血跡斑斑,和兩個孩子綁在一起,斷斷續續的哭泣著。

盧姓男子繼續哀求道:“大當家的,您知道,八千大洋不是個小數目,我家裡現在有大洋一千伍佰塊,全給您老人家,後續的大洋容我幾天,一定如數奉上,隻求你老人家高抬貴手,先放了妻子和兒女,我們全家都會感念大當家的恩德”。

“姓盧的,你少來這套”,大當家的惡狠狠的說:“誰不知道你們盧家是這一帶數一數二的富戶,你會拿不出八千大洋,看冇看到,太陽落山之前,帶著八千大洋來贖人,否則”。

土匪大當家的從樹杈上跳了下來,走到盧姓男子麵前,用手裡的駁殼槍點著盧姓男人的腦袋,戲虐的笑了笑,說:“太陽落山之前,冇有八千大洋,哼,你媳婦我們會賣到廬城妓院,怎麼也值三五十塊大洋,兩個小兔崽子,撕票”。

國難當頭,日本人肆虐,這些土匪還要發國難財,搶劫禍害人,陸珊俠義心腸頓起,回身看著高文和,低聲說:“文和,乾掉這幾個土匪,解救人質,有問題嗎”,高文和早就看出是土匪綁票,自從土匪在野豬嶺綁架了黎楠楠,高文和就對土匪恨之入骨,聽到陸珊的命令,點頭回答:“冇有問題,幾個小土匪而已”。

“注意保護人質,把土匪頭目乾掉就行了”,陸珊吩咐說:“都是華夏人,有些人也是被逼無奈,儘量少傷人”。

高文和答應了一聲,對李久福和郝明貴揮揮手,分三路向土匪撲了過去,“啪——”,高文和搶先開槍,一槍擊中土匪大當家的左側太陽穴,“噗”的一聲,土匪大當家的腦袋濺出一股鮮血,土匪大當家的冇有一點準備,悶哼了一聲,摔倒在雜草叢中。

“啪,啪”,高文和擊斃了土匪大當家的,其他隊員相繼開火,這夥土匪根本冇有想到,會突然殺出一夥人來,冇有準備,一瞬間就被擊倒一片,剩餘的幾名土匪,大叫著向北跑去。

“嗒嗒——”,郝明貴端起德式mg-42輕機槍就是一梭子,把跑在前麵的兩個土匪擊倒,大喊道:“都站住,把槍扔在地上,舉起手來,誰再跑,我就不客氣了”,看到自己的同夥被擊斃,回身看到一個身材高大的壯漢,端著一挺機槍,黑洞洞的槍口對著他們,知道再跑就冇有命了,這幾個土匪紛紛蹲在地上,高高的舉起雙手。“大爺,饒命,饒命,我們不跑了”。

高文和跑過去扶起盧姓男子,幫他解開綁繩,魯明過去扶起了那名被綁的女子,扶著她們,走陸珊麵前,盧姓男子和妻子跪倒在地,雙手作揖,千恩萬謝;“謝謝,幾位恩公的搭救,大恩不謝,受我夫妻一拜”,盧姓男子說完,和妻子一起向著陸珊磕頭不止。

陸珊急忙扶起了夫妻二人,客氣的說:“先生,太太,快起來,這可使不得,看樣子你們也不是普通人家,怎麼會被土匪綁架”,高文和拿過來盧姓男子的外衣,披在盧姓男子的身上。

盧姓男子名字是盧江,是昌城城外下河村人,家境殷實,盧江在昌城縣府工作,昨天晚上回到家中,冇想到早就被土匪盯上了,半夜時分土匪破門而入,打倒了幾名家丁,綁架了盧江和他的妻子和孩子,被土匪帶到這個荒山野嶺,非要逼著盧江拿出八千大洋來,多虧遇見了陸珊,否則盧江就是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盧江在昌城縣府工作,自己要到昌城尋找浦誌,陸珊心裡一動,覺得這是個機會,也許可以找到浦誌的線索,陸珊讓盧江夫妻坐在草地上休息,“盧先生,我們也要去昌城,您先休息休息,我們過去審問土匪,過一會兒送你回家”。

盧江負責妻子,抱著兩個孩子,“好的,謝謝你們了”,說著盧江低聲安慰妻子和孩子,盧江的妻子和孩子還在驚恐之中,哭哭啼啼

還有十幾個土匪俘虜,蹲在地上,不停的哀求,“大爺,大爺,饒了我們吧,我們也是被逼無奈,都是大當家的指使的。我們不敢不做,”。

端著機槍,守在土匪身旁的郝明貴,一腳把一個土匪踹倒,厲聲說:“饒了你們,你們壞事作儘,要把人家媳婦買到妓院,還要把孩子撕票,真恨不得一槍崩了你們”

陸珊揮揮手,製止了郝明貴,走到十幾個土匪俘虜麵前,指著蹲在前麵的一個土匪俘虜問:“你叫什麼名字,這裡誰是你們的頭目”,陸珊穿著灰色夾克,帶著男士禮帽,土匪俘虜聽聲音知道陸珊是一名女子,抬頭看了看陸珊,回答:“這位大姐,我叫李五,是這夥綹子的哨長,我們大當家的被你們打死了,這裡我就是頭領了”。

土匪是俗稱,土匪自己覺不會這麼稱呼自己,自己稱呼自己為土匪,因此李五自稱綹子,“啊,李哨長,你們這夥綹子還有其他人嗎,他們現在在哪裡,老實交代,如果敢說假話,你看著冇有,那就是你們的榜樣”,赫平嚴厲的說道,指著不遠處幾個土匪的屍體。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鐵血巾幗,鐵血巾幗最新章節,鐵血巾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