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此念頭一旦冒出,黃慶的心裡頭便是驚駭不止。

他顧不得再和眾人多言,立即來到了淩仙城主閉關之地。

“城主!黃慶求見!”

黃慶站在禁地大門之外,對著裡麵傳音說道。

片刻之後。

禁地大門打開。

黃慶立馬走了進去。

“何事來見我?”

禁地之內,一身紫袍、鬚髮灰白的淩仙城主懸空盤膝,周身紫光繚繞。

他並未睜眼,儼然是還沉浸在修煉的狀態之下。

“城主!”

黃慶躬身行禮,滿臉的沉重之色。

他將最近所發生的事情,一一告訴了淩仙城主。

一直說到了三大龍宗合併。

淩仙城主早已睜開了眼睛,也冇有心思繼續修煉了。

滿臉儘是嚴肅和震驚。

淩仙城主完全想象不到,在自己閉關的時候,外界竟然又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

總鎮楊鳳山竟然都死了!

三大龍宗居然合併了!

這兩件事情,若是擱在以前,是連想都不敢想的。

可現在。

卻是接連發生了。

如何不讓人震驚?

好半晌。

淩仙城主才緩過神來。

“乾道州風雨飄搖,新任總鎮尚未定下,我淩仙城在這個時候更要小心謹慎,不可隨意行事。”

淩仙城主如此說道。

“城主,屬下覺得,乾道州最近所發生的事情,都與那鐵柱老祖有關!”

黃慶還是把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哦?”

淩仙城主目光一凝。

“你為何這麼說?”

黃慶麵色凝重,說出了自己的諸多猜測。

“自從這鐵柱老祖名聲鵲起以來,乾道州所發生的事情,幾乎都與此人有關。”

“而且乾道州各大勢力,如今除了我淩仙城之外,其他勢力幾乎都與那鐵柱老祖交好啊。”

“還有楊總鎮的身死,十有**也與此人脫不了乾係!”

“此人來曆神秘,手段卻是詭異莫測,實力更是難以想象!”

“屬下認為,若此人不除,隻怕下一個發生劇變的,將會是我淩仙城!”

聽到這裡,淩仙城主也終於是明白了黃慶的意思。

“乾道州的風雲變幻,莫非真是此人一手攪弄出來的嗎?”

淩仙城主眉頭緊皺。

黃慶的話說的很是在理,並且分析也並非無的放矢。

可淩仙城主有些不敢相信,乾道州如此多的大事,竟然都和此人有關?

一個來曆不明的散修,竟然可以有如此厲害的手段?

實在是令人難以相信。

“城主!”

黃慶見淩仙城主似有猶豫之色,頓時就急了。

“事到如今,我淩仙城真是已經到了懸崖邊上了!”

“若再不決斷,隻怕我淩仙城真會有傾覆之危啊!”

“就算屬下所言乃是杞人憂天,但寧可殺錯也不能放過,隻有如此纔可保我淩仙城延續下去啊!”

聽到寧可殺錯也不能發過這幾個字時,淩仙城主的臉上也終於露出了堅決之色。

“你說的不錯。”

淩仙城主深吸一口氣。

“不管這乾道州的風雲變化,是不是此人一手挑起的。”

“都不能再允許此人存在下去了。”

黃慶聞言大喜。

“城主英明!”

“如此決定,方可保我淩仙城萬世不朽!”

乾仙府。

自從楊鳳山身死之後,乾仙府的諸多事情,便是由秦南風與另外幾個仙府官員一同商議決定的。

乾道州紛紛擾擾,諸多事情都是需要乾仙府來運行。

即便楊鳳山死了,也不能讓乾仙府失去作用。

而秦南風的能力,也是在逐漸的體現出來。

如今的乾仙府,基本上是以秦南風為主,其他幾個官員為輔。

而這一日。

秦南風剛剛處理完一些事情,正覺疲乏之際。

卻有仙官進來稟報。

“大人,有一個名為慧空的僧人,在仙府大門之外求見大人。”

秦南風一聽到慧空這個名字,頓時疲態儘掃,臉上浮現出驚訝、歡喜、緊張、猶豫等等諸多神情。

“快請!”

“不,我親自去見他!”

秦南風也顧不得那仙官看待她的古怪眼神,連忙跑到了仙府大門之外。

果然!

大門外麵站著一個年輕的光頭和尚。

正是慧空。

秦南風心裡格外歡喜,趕忙用手將自己的頭髮整理了一下。

然後才走出了仙府大門。

慧空麵帶微笑,目光看向迎麵而來的秦南風。

雙手合十。

躬身一拜。

“秦施主,貧僧叨擾了。”

秦南風故作疑惑的看著慧空。

“你怎麼來乾仙府了?”

慧空笑道:“貧僧是來看望秦大人的。”

秦南風頓時心花怒放。

他是來看我的?

他是專程來看我的?

莫非我對他而言,也是十分重要的人嗎?

“有一些東西,要送給秦施主。”

慧空又說道。

秦南風心頭更為歡喜。

但見慧空神情隱晦,秦南風立馬就明白過來。

她帶著慧空飛到了遠處。

直到確定四下安全之後,才落了下來。

“你要給我什麼東西?”

秦南風問道。

慧空一拍儲物袋,手裡便出現了一個竹籃。

而竹籃裡麵,赫然是一根根——又粗又大的胡蘿蔔!

不少還粘著泥土。

一看就是剛從地裡刨出來冇多久的。

那叫一個新鮮。

而看見這些胡蘿蔔,秦南風卻是臉色劇變。

“大黃地母?”

秦南風心頭狂跳不止。

幾乎要驚撥出聲。

這竹籃裡麵的東西,赫然是一種極為罕見的天材地寶,名為大黃地母。

此天材地寶隻有在萬丈之下的地底深處,並且有陰陽五行之氣彙聚,纔有可能生長出來。

且長到成熟,至少需要五千年的時間。

現如今的鎮元界,已經極少看到大黃地母的存在了。

就算是有,估計也隻掌握在極少數人的手裡。

可眼下。

慧空手裡的竹籃之中,全部都是大黃地母。

而且每一株,看起來都不止五千年的年份。

起碼都有上萬年了。

不然豈會長得這麼粗壯?

嚇得秦南風小心肝一陣亂顫。

這麼多大黃地母,一旦公之於眾,隻怕是九州七海各方勢力都要炸鍋,全部都會跑過來爭的你死我活。

秦南風還在發愣。

慧空開口道:“此物,可以提升秦施主的修為,為秦施主將來登上總鎮之位做準備。”

“不過此物效力凶猛,秦施主先服用一根足矣,不可貪多。”

秦南風這纔回過神來。

眼神古怪的看著慧空。

“這大黃地母,是你送給我的,還是那鐵柱老祖讓你送來的?”

慧空微微一笑。

“自然是聖子命我送來的。”

秦南風:“”

你這傻子!

就不能說點好聽的騙騙我嗎?

總是這麼實誠乾嘛?

“好吧。”

秦南風接過了籃子,雖然有點失望,但畢竟事關重大,秦南風也不敢大意。

立馬就收入了儲物袋內。

免得回去的時候被其他人看到。

“阿彌陀佛,這裡還有一些仙晶,也是聖子讓貧僧交給秦施主的。”

慧空又拿出了一個儲物袋交給了秦南風。

秦南風打開一看。

好傢夥!

起碼有三百多萬的仙晶。

秦南風一臉驚愕。

“聖子吩咐,秦施主可用這些仙晶,與乾仙府的官員們打好關係,以便日後推舉秦施主為新任總鎮。”

說完,慧空對著秦南風躬身一拜。

“貧僧告辭。”

然後頭也不回的就飛走了。

隻留下拿著儲物袋的秦南風,留在原地一臉無奈。

“說走就走,都不想多看我一眼嗎?”

秦南風嘴裡埋怨了一句。

她也不敢在外停留太久,收好東西就趕緊回到了乾仙府。

簡單向其他官員交代了幾句之後,秦南風便進入了自己的閉關之地。

用法陣隔絕之後,秦南風拿出了一根大蘿蔔。

不對!

是大黃地母!

秦南風看著手裡的大黃地母,心裡一陣狐疑。

這東西她是聽說過,可也從來冇真正見過,更加不知道此物該如何使用。

應該是吃的吧?

秦南風用手搓了搓上麵的泥巴,搓乾淨之後,才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

哢嚓!!!

那叫一個清脆。

雖然有點土腥味,但入口之後還是有一股獨特的甘甜瀰漫出來。

並且,體內的仙氣也開始迅速湧動起來。

“果然是大黃地母!”

秦南風雙眼放光,心中大喜。

接連三口,直接吃了半根。

很快。

秦南風便覺得自己的仙氣已經膨脹到了極限。

連忙運轉功法。

不到半個時辰。

嗡!!!

秦南風周身氣息猛然暴漲一大截。

踏入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金仙之境!

從玄仙三重,一路飆升到了金仙之境。

這等突破,秦南風以往想都不敢想。

可今日。

僅僅隻是半根胡蘿蔔,就輕易做到了。

秦南風心中感慨,也更加好奇那鐵柱老祖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連如此罕見的大黃地母,都能一下子送出來這麼多?

就跟不要錢似的。

五莊都冇有這麼豪橫!

而秦南風也明白,自己若真要去坐那新任總鎮的位置,修為必須要提升上來才行。

一個玄仙境是不可能成為新任總鎮的。

至少都需要金仙修為才行。

原本秦南風自己都還在想,就憑自己的修為,哪有資格去競爭什麼新任總鎮?

現在好了。

這一籃子大胡蘿蔔送來了。

直接就給你安排的明明白白。

看著手裡剩下的半截胡蘿蔔。

秦南風忽然間臉色微紅,升起了一個念頭。

她緊握著那半根胡蘿蔔,輕咬嘴唇。

然後

將那半根胡蘿蔔,刻成了慧空的樣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蕙若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上古三大禁地一葬仙一葬神小說名,上古三大禁地一葬仙一葬神小說名最新章節,上古三大禁地一葬仙一葬神小說名 書去搜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